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方式 > 女性开店 > 正文

美女做手工包收入七八十万

来源:生意场 时间:2016-11-18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今年28岁的付崧,是一位美丽时尚的太原女孩,从清华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

  这个北京的“白骨精”(互联网谐称,意为“白领”“骨干”“精英”),选择平均年龄60岁以上,远在千里之外的山西万荣县六位农村姥姥做创业搭档,以互联网和现代物流业为依托,将姥姥们的针线手工艺与时尚的现代设计相结合,她们梦想打造中国的“爱马仕”——手工制作的奢侈品皮包。

  孝心成就“中国好生意”

  2011年回山西家乡探亲时,她发现刚刚赋闲在家的母亲,整个人都变得没精打采,像失去航标的船不知驶向何方,除了做家务就是闷闷不乐地睡大觉,活得一点儿劲都没有。

  她的母亲付玉兰,是上世纪70年代的“老牌大学生”,从太原工学院毕业后,被分配进山西汽车制造厂从事设计工作。但因性格爽直,90年代第一批下岗就轮到她。早年离异的付玉兰,后来为了持家开过裁缝店,当过洗碗工,对人生的失望一直持续到女儿上大学。付崧参加工作后,就不让花甲之年的妈妈再去辛苦打工了,可一闲下来,付玉兰却倍感煎熬。

  面对母亲的诉苦,付崧给她出主意说:“您这类似于退休综合征,要调整过来并不难,关键是要找点事做,从无聊中解脱出来。家里旧衣服不少,送人人家又不要,当废品卖了也可惜,您干脆把它们拆下来缝制成拼花包,既实用又可当工艺品。”

  付玉兰听从了女儿的建议,说干就干,她先花一个星期的工夫为付崧做了一个拼花的手拎包,样子模仿杂志上介绍的韩国最流行的款式。这种包看起来比较复杂,其实做起来并不难。它的关键在于布料花色的挑选,一般来说一半要深色的,一半要浅色的。做底做边的布可以选择深色的硬布。最后在包上配上几条可爱的蕾丝花边。付崧拿到包左瞧右看,赞不绝口!在女儿的鼓励下,付玉兰一发不可收,没事就到一些网站看流行包的图样,看到中意的记下来揣摩着学做。

  2012年付崧有了女儿,就把母亲接到北京帮自己看孩子。带外孙女的日子里,付玉兰也是学无止境,有时她会到一些专卖店看流行包包的式样,记在心中。如此这般,她做包的式样越来越多,工艺也越发精致。

  一次,有位女同事听说付崧的妈妈是手工包达人,就主动寻上门来,找出手机中的一幅女包图片恳求付玉兰说:“阿姨,您能帮我做一件这样的皮包吗?我给您提供原料,事成之后定有重谢哦!”原来,她在名品专柜相中了一款欧式复古风的限量版真皮手工包,但高达1.7万元的售价令人咋舌,就想让巧手付阿姨帮自己“复制”一款!于是,付崧负责绘制设计图,并买来轮廓刀、裁线刀、锤子、镊子等专业制包工具交给母亲,鼓励她说:“这也是一个能拓宽你创作领域的好机会,好好做吧老太太,大家都看好你!”付玉兰果真不负所托,七八天后,一款“形神兼备”的欧式大牌手工女包就出炉了!连口金和拉链都与正品一模一样,只是少了个压制的印花Logo而已。那位女白领一见倾心,执意塞给付玉兰2000元辛苦费。



  “远程”带母亲时尚创业

  这笔收入不由让付崧怦然心动。姥姥岁数大了,也需要母亲照顾。她正愁母亲回家乡后,自己怎么边带孩子边工作。如果和母亲联手开个手工包作坊,自己在北京负责设计,她在家乡负责制作,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母女俩一拍即合,很快就携手踏上了创业之路。付崧辞职后四处联系原材料,并采购回来更齐全的制作手工包的设备工具。2013年5月,付玉兰带着做包包的全部家当,回到了老家山西万荣县,住进了自己90年代买的一座老宅里,一边照顾年过八旬的老母亲,一边在女儿的支持下办起了包包生产厂。说是工厂,其实工人都是本村的村民,平均年龄63岁。原料都是付崧专门从高档原材料厂进来的真皮,每一款包包的设计图也均出自她的手。

  付玉兰负责按照女儿的设计图裁切皮子,指导生产;工人们则每天晾晒皮革,缝制包包;一名亲戚也被付玉兰从工艺品厂“挖”过来,负责包包的饰品加工;她的侄女付倩,则负责网上销售,从天猫、淘宝网店到微店,一应俱全。付玉兰自豪地笑着说:“在女儿的指点下,我们这帮老太太也赶了把时髦,一针一线缝制的包包,竟然能通过电脑和手机卖到天南海北去,神了!”

  每天早晨8点,住在本村的5个老太太就会准时来到付玉兰的家里工作。由于是全手工生产,生产设备除了几台缝纫机之外,便没有别的现代化工具了。一张大工作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皮革材料和针线包,墙上挂着装工具的袋子,里面有付玉兰她们纯手工打造真皮包包必备的几十种工具。切皮、缝拉链、定型、补色、打钉等,全在几个老太太手中完成。

  因为和女儿相隔千里,付玉兰接收付崧设计的新产品图样就靠网上传输,在女儿的指导下,付玉兰学会了网上操作、看图、交流。下午5点多,天渐渐暗下来,工人们陆续离开。付玉兰安顿好老母亲后,开始坐在电脑前和远在北京的女儿开“视频工作会议”,内容不外乎今天的销量,以及某个新款在制作过程中遇到的难题等。

  尽管母亲对包包品质的要求已经精益求精,但付崧还是在网店评论里看到有一些年轻顾客提出了意见,说付玉兰的手工包虽然做工精良,质地上乘,但外观太过简洁,不够炫酷和个性。更有人提出,想找她们“私人定制”专属于自己的包包。

  要把“中国LV”卖遍全球

  付崧和母亲当即又购置了印花机、压印机等设备,以使自家生产的包包外观更多姿多彩。付崧还以设计师的独到眼光,在包包佩饰上加入了流苏、珍珠串、镀金玫瑰等,随着做出的手工包花样日渐繁多,生意也越发红火起来。

  付崧把自己从时尚杂志上收集来的各色漂亮包包图片,一一剪辑归类,拍照上传,制做成了几个电子样品画册,顾客只需把自己喜欢的某一款包指出来,支付一定的定金,就可以让“花甲制作团队”线下定制了!更重要的是,对那些顾客们自己参与设计的包包,付崧母女俩一律保证对方版权独有,未经设计者许可,绝不为他人做第二件。于是,母女俩在热卖“大路货”时尚包的同时,也在网上掀起了一股个性定制风!

  随着近两年手绘服饰风靡全国,不少顾客都想为自己的包包亲手绘制图案,设计签名Logo等,但一个技术难题也随之而来。几经试验后,付崧母女俩才发现,绘制在真皮包上的颜料虽然可以水洗,但时间长了,还是会褪色!如果有一种化学原料能凝固颜料,使包上的手绘图案和文字长期保持鲜艳的色彩,直到包包的寿命殆尽都不褪色,那该多好。

  为了找到这种神奇的原料,付崧特意请教了高校化学系和生物系的老师,在得知某种化学原料与植物的汁液调和后,可以用于凝固颜料,且不会对人体产生丝毫危害,她如获至宝。

  为防止一些不良商家的盲目跟风砸了自家招牌,付崧思忖一番后,当即回家乡山西太原市注册了手工包商标,并为自己亲手设计的几百款包包一一申请了专利。

  发展到2015年下半年,付崧在北京的包包设计工作室已经有了5名员工,而在山西万荣县的“生产基地”,母亲付玉兰的团队也扩展到了20多人。去年秋天,母女俩联手设计的一款“民国文艺范儿”女包,还在芬兰国际皮具创意设计大赛上夺得了银奖!随着在定制圈内声名日隆,母女俩也开始接到一些来自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地的海外订单,她们的收入也从每年三四十万元,一路飙升至七八十万元!

  2016年1月中旬,付崧携几十款时尚手工包参加香港皮艺博览会。没想到,这些由她在北京“远程”设计,再由六旬妈妈带领一帮山西乡亲们纯手工制作的皮艺包包,短短两天就被抢购一空,她还在会展上与中外客商签订了60多万元订单!

  当初,她只是想为退休母亲找点儿事做,却成就了母女俩一桩绝好的生意,如今一个个透着经典“中国风”的限量级手工包,已从山西万荣县“飞”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