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方式 > 女性开店 > 正文

当女主播真的来钱快吗?

来源:生意场 时间:2017-05-05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有媒体报道,女大学生做主播年入200万元在深圳买房,引发热议。记者采访发现,在十堰多所高校中,也不乏参与直播的女学生。

  大二女生晶晶做主播半年,不仅解决了个人生活开支,还贴补家用,并存了4万多元。而做主播一年的大四女生苗苗,则月入七八千元。在感叹“来钱太快”的同时,她们也遭受着来自网络直播的困扰。

  父母不放心 跟着去面试

  莹莹长相甜美,在生活中属于性格奔放的女孩。画着淡妆,19岁的她给人一种清纯之感。

  目前,莹莹从事网络直播不到3个月,在公司仍处于实习期,粉丝数千,仍处于前期的涨粉阶段。尽管如此,凭借甜美的长相,莹莹的直播每月仍能收获不少网友打赏。除去平台、公司累计60%的分成,加上基本工资,她每月的收入在3000元左右。

  莹莹说,她是通过一位同学接触到网络直播,并由此产生兴趣的。今年2月,她从网络上搜索到十堰一家传媒公司,留下电话。很快,该公司与莹莹联系,预约面试。

  因担心面试失败,莹莹并未将此事告知家人,而是只身前往。“公司运营让我填写了一份个人简历。”莹莹说,为了面试成功,她写了舞蹈、音乐等各种才艺。随后,运营人员对公司的运营、管理、培训模式等一一介绍,并着重强调其正规性,在直播时绝对不存在涉黄等违法行为。

  莹莹能歌善舞,很愿意做主播,但她将这一想法告知父母后,却遭到强烈反对。“一说女主播,多少让人有不好的联想。”莹莹说,父母听了大发雷霆,她花了好长时间才说服父母,在她面试时,父母坚持陪同前往。

  “做直播前,莹莹甚至连妆都不会化。”这家传媒公司工作人员汪恒说,但她长相甜美,这种清纯,反而能吸引粉丝的关注,也是他们认为她有培养价值的地方。



  直播半年 感叹“来钱太快”

  做网络女主播,高颜值几乎是标配。

  21岁的晶晶在城区一高校念大二,做主播已有半年。晶晶说,做主播前,她从网络上了解到很多女主播收入颇丰。“我的颜值也不低,为什么不能通过做主播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

  金钱,是晶晶参与到主播中的一个原因。同时,她也想通过主播,改变自己内敛的性格。“在平时的生活中,我都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

  虽然从事主播只有半年,但晶晶的成长十分快。“她就是属于坐在直播间,都会有人给她送礼物的人。” 汪恒说,在直播界,可以说就是一个看脸的圈子。因直播效果好,甚至有其它公司愿意出5000元底薪挖走晶晶。

  晶晶介绍,她参与直播,少的时候每月能赚三四千元,多的时候能达到七八千元。

  相比一般大学生做兼职的收入,这笔所得显然要高得多,也轻松许多,就连晶晶也感叹“来钱太快”。对于这笔收入,她主要用于生活开支,还会拿出一部分贴补家用。“我有个弟弟上高中,我会给他买鞋和衣服。”晶晶说,除去这些开支,目前她还攒了4万多元,她的目标是大学毕业时买一辆汽车。

  晶晶表示,父母、家人和同学都知道她做主播的事,并未对此产生抵触,“他们对我很放心,知道我不会做出格的事。”

  自理学费不再向父母要钱

  正念大四的苗苗从事主播已接近一年。2016年年初,她曾单独尝试直播,“但都是小打小闹,自己弄着玩,根本没几个人看。”苗苗说,后来,她看到网上有女主播的招聘启事,便投了简历。

  参与主播近一年,让苗苗在平台上积累了大量人气,截至目前,她在熊猫直播上已有8万粉丝量。

  庞大的粉丝量,也给苗苗带来相当可观的收入。“每月在七八千元左右。”苗苗说,周围的同学得知此事后,都不敢相信,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由此还产生了不少流言蜚语。

  “但是清者自清,我确实没做情色、暴露的直播。”苗苗坦言,起初她一个人去面试时,也担心公司存在潜规则,但坚持一个月后,发现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很不错,直播的内容也很健康,便打消了顾虑。

  除了个人生活开支,苗苗的收入还用于交学费。此外,她还会给父母一些零花钱,买些礼物给他们。

  苗苗说,她学的是旅游管理专业,毕业后工作并不好找。相比之下,她在主播这行干得还不错。“此前一些认为主播是不务正业的同学,反倒开始羡慕我了。”苗苗认为,她抓住了一个机遇,而她希望能在该行业继续发展。

  开播次日就被约线下见面

  汪恒介绍,他们公司在直播平台运营有直播间,且拥有大量粉丝,他们可以安排旗下主播进场直播,唯一的不妥之处,就是粉丝一时难以接受新人。面对大量网友,莹莹首次开播便紧张到不知怎么互动。

  作为新人,直播冷场是常有的情况,这时,公司运营人员都会进场调节气氛,比如刷刷礼物,带动粉丝情绪。而对于已经拥有一定粉丝量的主播,公司还会利用资源,将其推到直播平台首页,一时间所产生的流量有数十万之多。

  在直播期间,有网友约主播线下见面已经稀松平常。“尤其是送礼物靠前的粉丝。”晶晶说,直播半年来,她已经收到10多位网友来十堰私下见面的请求,但都被她婉拒,“私下见面不能保障人身安全,且公司明令禁止该行为。”

  汪恒表示,就在莹莹直播的第二天,她就收到网友线下见面的请求。“当我得知此事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明确告诉她拒绝,不能见面。”汪恒说,公司答应莹莹的父母,要确保她的人身安全。此外,女主播私见粉丝,是违反平台相关规定的,一旦发现,将受到一定金额的处罚。

  不过,面对如此多的线下邀请,如何拒绝,成了不少女主播头疼的问题。“如果拒绝的方式不恰当,很可能会让这些粉丝失去耐性,不再关注送礼物。”面对线下邀请,晶晶一般以出差等为由搪塞。

  直播遇骚扰巧妙应对

  苗苗说,她与粉丝互动时,一般聊吃喝玩方面的话题比较多,也会聊些情感话题,有点像以前的电台主播,只不过直播能看到彼此,更能互动。

  在直播间,并不像现实生活中那般文明,遭遇骚扰也是家常便饭,有些观众会问很污的问题。“我一般能回答的就回答,不能回答的就无视。”苗苗说,直播时,观众问得最多的就是姓名、哪里人、平时做些什么、有没有对象,都是很直接的话。

  有时,主播也会遇到一些突发情况。“有的观众会说你是不是哪里整过容,说骗他的钱,说自己是主播的男朋友之类的,甚至驱赶观众。”晶晶说,这些观众有点砸场子的意味,遇到这种情况时,她觉得名誉受损,也会主动回击。

  “可能这些观众是在借此博关注,但影响确实不怎么好。”晶晶说,网络相对自由,主播面对一些污言秽语,如何调控好情绪很重要。

  晶晶介绍,观看直播的多是男性,因此,女主播有对象可能对粉丝量产生一定影响。“我确实没有男朋友,所以面对这些问题,都直接说没有。”晶晶说,不排除一些有对象的女主播谎称没有,但这也是工作需要,情有可原。

  不过,晶晶表示,日后她有对象则会坦然面对这一问题,希望呈现真实的自己。莹莹则表示,直播中和生活中的她,只是隔一层淡妆罢了。

  女主播为保持新鲜感去进修

  直播界最重要的是看颜值,但清纯、可爱、邻家小妹的形象,成为女大学生的通行证。

  苗苗在直播时,并不避讳告知观众她大学生的身份。晶晶有时甚至就在大学宿舍直播。虽然没有意识到大学生标签给她们直播时带来的关注,但这一形象确实投网友所好,效果颇佳。

  网络直播,让这些女大学生收获了意料之外的关注与财富。在尝到甜头后,她们选择留在该行业。“现在工作并不好找。”苗苗说,她选择继续做主播,就业难是很大的一个因素。

  不过,主播行业也并非一条捷径。“如果没有新的内容,持续的新鲜感,都得面临来自粉丝疲劳的冲击。”也正是这一原因,苗苗虽然拥有8万粉丝量,但依旧选择再进修,专程到武汉某院校做音乐方面的培训。

  传媒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为了丰富直播效果,他们会请老师指导主播,并为主播规划直播内容,除了唱歌、跳舞,在互动时还设置了真心话大冒险、情感故事等,并将直播搬到户外,如参加展会、野炊等,以此来增加直播的新鲜感。“当粉丝不再对你产生兴趣,直播的生涯可能就此结束。”传媒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丰富的直播内容很重要,但他们更想培育本土网红,不仅在线上直播,更多的是参加线下商业活动推广,提升挖掘并捧红“秀场明星”的能力。“目前,我们线上主播已超过200位,而12位线下主播是培养重点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