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方式 > 网络赚钱 > 正文

网上写小说赚钱年入60万(图)

来源:网易 时间:2014-11-11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10月15日,网络作家周小平、花千芳应邀参加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成了互联网上最热的话题之一,这让网络作家这类群体再度成为关注焦点。在电脑或者手机显示屏的背后,他们的创作环境是否跟我们想象中的一样?近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走进了真实生活中的他们—

  初识他们 一杯茶一台电脑 网络作家的春天早已到来

  近年来,内江涌现了一大批知名度颇高的网络作家,“新官场小说第一人”庹政、《藏地密码》的作者何马、《十界邪神》作者“恋上南山”、《末法王座》的作者庄毕凡……在浩如烟海的网络小说中,他们的作品杀出重围,部部叫座。

  10月31日下午,记者在内江沱江边的一间茶楼内,见到了常来品茗、写作的庹政。

  庹政有点谦虚,他更喜欢用“网络写手”来定位自己,“作家和写手之间,有种微妙的区别。”庹政说,网络作家更多的指向是有一定成就的人,像他一样在网络上写小说赚稿酬的人,充其量只能算是网络写手。

  日前,周小平、花千芳应邀参加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有种声音出现:在当下语境中,主流文学界终于承认,网络作家也是文艺战线上的一员了。

  对此,庹政并不认同,他说,稍微了解文学史的人都了解,任何一种文学体裁,在其初生时,都遭受过如今网络文学所面临的争议。“事实上,网络文学的春天早在几年前就已到来,特别是近年来移动终端的普及,网络文学已经是当代作家无法回避的领域。”

  庹政口中所说的春天,完全可以从丰厚的稿酬中探寻到蛛丝马迹。网络上,不少关于网络作家一年稿酬可买房、身价过百万、月入数万的新闻早在几年前就已出现。



  走近他们 网络上赚点击 一部作品稿酬达60多万

  内江另一位知名网络写手“恋上南山”,和庹政相识多年,以朋友相称。

  “恋上南山”真名为曾凡勋,41岁,有一个正在上高三的儿子。10月30日临近中午,曾凡勋才从昨晚的“挑灯夜战”中醒过来,下午3点,带着略显惺忪的双眼,曾凡勋在市中区棬子路的家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回忆起自己8年来的写作生涯,他经历过被盗版“暗算”,得到过高昂的稿酬,已经略有名气的他说,人生无常,努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谈到网络写手这类人群,曾凡勋这样描述:他们大多年龄在二十至三十岁之间,有一份自己的职业,想像力丰富,下笔特快,一天能写五千到一万字,而且大多是曾经的文学青年。伴随着网络时代到来,发表作品的门槛降低,一时间大家全都蜂拥而上。

  于是,成千上万的作品就像泡沫一样生产出来,“但真正能够产生影响,受大家欢迎的并不多,尤其是真正能以此为生的,更是屈指可数。”曾凡勋说,他就是其中的一个以此为生的人。

  从成都纺专毕业后,曾凡勋到内江棉纺厂当厂办秘书,然后辞职做生意,2004年起,他开了一个家庭茶馆,“远离喧嚣,过上了半隐居生活,闲暇时看看书,写写文章,倒也乐得自在。”

  2006年3月,曾凡勋开始创作网络小说《风流逍遥神》,一个月不到,就写了20多万字,受到数十万网民追捧。“开始有网站和我讨论合作事宜,作为新手,当时我啥都不懂,就与最初发表文章的网站达成协议。”很快,《风流逍遥神》的点击率迅猛上升,从最初一天五六千人次很快上升到每天近两万人次。

  而自从接触到网络文学后,曾凡勋的生活也发生了改变,直到2009年,曾凡勋单纯靠写小说就能撑起全家人的开销,而且绰绰有余。他举例,2010年,他耗时一年创作的300多万字的玄幻小说《十界邪神》,就获得了60多万的稿酬。

  人物:“恋上南山”

  (真名:曾凡勋,41岁)代表作:《风流逍遥神》、《十界邪神》等一句话:“远离喧嚣,过上了半隐居生活,闲暇时看看书,写写文章,倒也乐得自在”

  每天码字至少6千

  网络写手的字典里没有灵感

  人物:庹政

  (43岁)代表作:《大哥》、《男人战争》、《第八种武器》等

  一句话:“如果网络写手要讲究灵感,那就只有死路一条”“网络写手既是脑力活更是体力活”

  能够得到如此丰厚的稿酬,这是大多数单纯靠出书的传统作家们无法企及的,但这背后,需要付出的是“收入不稳定、工作压力大、生物钟日夜颠倒”的代价。

  人们常常认为,灵感这一东西对于写作来说十分重要,庹政说,“如果网络写手要讲究灵感,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面对着平均每天至少6千字的交稿压力,网络写手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在乎灵感来了“想写就写”这件事。庹政以自己举例,多年来,他已经养成凌晨3点睡觉,然后下午在沱江边找一个茶楼坐上几个小时,写文章之前,总要下一盘围棋“来活跃大脑”。目前,庹政鲜有写网络小说,现专注于写电影、电视剧本。

  对曾凡勋而言,他也习惯在晚上创作,最快时,2个小时能敲出6千字,“但在12点前必须睡觉,否则身体受不了。”曾凡勋告诉记者,网络写手既是脑力活更是体力活,他给自己设定目标,过了45岁就减少创作量,否则“腰肌劳损”这样的职业病就会找上门来。

  值得一提的是,网络写手们的每部作品的字数都在100万字以上,这与传统作家只要写上20多万字就可出书,有非常大的区别。“这是最基本的条件,否则网站不会与网络写手签约,也不会得到大量的读者群。”

  如何突围 争取更多话语权  内江将成立网络作家协会

  “迎合读者太甚、文学品质不纯、格调品味不高”被认为是网络文学的原罪,所以,网络文学也常常难登大雅之堂。

  然而,有两个现象不容忽视:我国网民人数已达6亿多,手机网民人数达5亿多,他们中大多数人,是以网络阅读为主的;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这个现象还会更显著。

  在庹政看来,占全国人口几乎一半的网民,已经使网络文学具备了成为一个时代文学主流的人口基础。

  庹政并不认为网络文学不入流,有这种声音存在是因为,“传统作家与网络作家缺少沟通,‘权力’还掌握在老一辈的传统作家手中。”

  当严肃文学或者传统文学的读者日渐萎缩的时候,是网络文学在被轻视被否定的同时,为6亿网民提供着精神服务。“我们希望能够为网络写手争取到更多的话语权。”除了写作之外,庹政目前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筹备内江成立网络作家协会,将内江现有的50名左右的网络作家聚集起来。

  这得到内江市文联的大力支持,在他们的规划里,网络作家协会要更好地服务、协调、引导网络作家创作,会组织他们采风,会给他们更多交流的机会。网络写作,想象力固然重要,但也应脚踏实地,单靠键盘,不会有伟大的作品出现。这也许是如今网络作家们迫切需要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