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方式 > 小本创业 > 正文

摆地摊卖菜如何年入50万?(图)

来源:招商网 时间:2015-10-30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今年72岁的王大爷是湖南株洲的农民,2013年底他在儿子居住的深圳小区菜市场盘下一个摊位卖菜,1年赚了50多万。

  王大爷到底有啥绝招呢?

  第1个绝招:细分买菜人的需求,针对性的初加工

  王大爷发现,深圳买菜的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喜欢新鲜的好菜;一类是图省事的,对难处理的菜一般不买。王大爷准备了两种类型的菜,来满足上面两类人的需求。

  第一类菜:卖相很好的菜。每天菜贩子把菜送到他的摊位时,王大爷就和保姆一起择菜,把菜搞得漂漂亮亮,然后用保鲜膜包装好,这样的菜很受白领顾客的喜爱。

  第二类菜:方便烹饪的菜。王大爷和保姆把土豆削皮,把豇豆折成一段一段,把南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等于卖半成品菜。价格贵30%左右,却深受时间紧的上班族和手脚不灵便的老人的喜爱。



  第2个绝招:给小区附近的小餐馆送半成品菜

  王大爷的半成品菜,深受顾客欢迎,也引起了小区附近很多小餐馆老板的兴趣。虽然价格要贵一点,但却可以省下一个小工的开支。那么多菜,王大爷择不过来,小区有一群没事干的人,王大爷把闲散的碎片化的人力资源充分整合择菜,同时保证质量。

  第3个绝招:给顾客做美食顾问

  王大爷曾做过单位食堂的大厨,他充分发挥烹饪特长,给顾客当美食参谋。比如素菜如何与荤菜搭配等等。王大爷还到深圳小区旁的彩印店,把每一种蔬菜的烹饪技巧制作成小卡片,提供给有兴趣的顾客。

  第4个绝招:搞“回头有奖”

  王大爷请人刻了一枚大印章,印在为顾客提供的国家级标准的食品袋上,顾客下次来买菜,凭这个袋子可以享受5%的优惠。除了这个,一般顾客买菜,王大爷总会送几根葱苗蒜秧。

  王大爷在深圳菜市场的这些绝招,让他的生意非常火爆,效益很稳定。俗话说:行行出状元。这位大爷就是个榜样。

  详解:菜贩子是怎样赚钱的?

  杭州市农贸市场协会秘书长许柏龄说,蔬菜经营户们一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一年赚十万元,人均五万元,并不算高。但与一般居民收入增幅相比,他们的收入增长速度快很多。3年里菜贩收入增长了一倍左右,而2008年9月杭州市区职工月最低工资标准为960元,今年为1310元,增幅为36%。

  菜贩们是这个城市的一员。在近江、朝晖等农贸市场,有的菜贩在杭州已经卖了十多年菜。和杭州人一样,他们面临同样的住房、生活成本。浙江大学劳动保障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郭继强教授认为,菜贩是个脏、累的辛苦活,每天都要工作,城市人不愿意干。以前菜贩们的收入等同于农民工,只要维持基本生活。而“菜二代”的出现,意味着这个行业的人群已经变成城市不能缺少的一部分。

  对于菜贩的收入模式,专家们看待角度不同。许柏龄建议一边合理控制蔬菜利润,一边给予生活支持。蔬菜等农产品是基本生活品,政府应该有指导价,毛利率应在30%上下浮动。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省社会学会长杨建华认为,政府对菜贩这个群体应给予关心,应该像对其他行业的从业者一样提供廉租房,以及上学、看病、养老等社会公共服务和保障。

  浙江大学劳动保障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郭继强教授认为,在他们这几年大幅增长的利润中,有一部分体现了劳动经济学中的补偿性工资差别。在实际经济活动中,有的工作令人轻松、愉快和安全,有的工作则令人感到单调、枯燥,或者不安全。由工作的这些特性引起的工资差别称之为补偿性工资差别。他注意到,美国的环卫工人年收入可达15万美元,而大学教授的年收入只有8万-10万美元。

  通过竞争降低菜价

  人们通常在居住地就近买菜,根据统计,杭州市的蔬菜零售约有九成通过农贸市场完成。有业内人士认为,从数量上来说,农贸市场摊位是种相对垄断的资源。杭州市政府定点农贸市场近年来增加有限。2006年至今,上城区、下城区、江干区分别增加2家,拱墅区、西湖区、滨江区分别增加3家,下沙开发区增加4家,西湖风景名胜区增加1家。与城市规模的发展速度并不协调。

  数量不足又相对垄断,这可能是目前农贸市场菜价比社区小店卖得贵的原因之一。在长庆街的新华路农贸市场、几百米外的世纪联华超市,小白菜卖4.2元-4.5元/斤时,附近的社区小菜店里的售价是3元/斤。

  郭继强教授认为,目前的农贸市场竞争不充分,摊位存在垄断现象。政府应当允许更多竞争者进入,设法将众多马路菜场合法化,鼓励更多的社区菜店出现。通过市场之手取消菜价中的垄断利润,从而达到降低菜价的目的。杭州市农贸市场协会秘书长许柏龄建议,通过经济合作社,将更多直供直销农产品报团合力引入市场,利用直供直销激活农贸市场,打破垄断。

  买菜的人看问题很直接,菜贩们把蔬菜从勾庄批发来,卖出的价格比进价贵一倍还不止。他们认为,菜价贵,就贵在这“最后一公里”上。事实上真这样吗?为了了解菜贩的实际经营情况,9月6日,记者跟随朝晖农贸市场的一位蔬菜摊主老付从进货环节进行了调查。

  凌晨进菜

  凌晨一点半,老付和以往一样叫醒女儿,一道从朝晖七区租的房子出发,开着小面包车去勾庄的良渚蔬菜批发市场进货。女儿有些感冒,但是靠老付一人去进菜是不够的。

  半夜里,从上塘高架通往勾庄的路上,跑着的几乎都是五菱之类去进货的小面包车。半小时后,老付到了良渚蔬菜批发市场,此时市场门口已经停满了进货的面包车,里面灯火通明。进菜的人动作都很快,在里面走路得随时留神,一不小心就挡了别人的路或者踩到了菜。

  大门口的档口,卖的都是纸箱包装的番茄、花菜、西兰花等外地菜。往里走,一字排开的三轮车上都是本地菜农带来的叶菜。再往里是外地大卡车的领地,那里的成交量大,蔬菜会直接让客户从卡车里搬走。规矩是菜不能落地,如果落了地就说明放了不止一天,不新鲜了。

  老付一天要进几十种蔬菜。菜一贵,人们买的菜也少了,老付的生意不太好,前一天进的菜还剩了不少。不过这时品种并不能减少,品种全才能吸引客人到他摊上来。在四五个摊位翻看一番后,他终于找到了一家没有打水的小白菜,每斤3元。他摇着头问对方,菜价到底什么时候能便宜下来?对方和他一样也摇摇头。菜贵就少进点货,老付当天只进了20斤小白菜。

  当天空心菜每斤2.3元,碰到一家开价2元,老付看看又扔下了。空心菜叶上有隐隐的花斑,不仔细看发现不了。以前他上过当,花斑到了白天就会发作,菜会打蔫发黑,这样的菜就是便宜也不能进。

  有的蔬菜在市场里属于强势品种,可以制定特殊的游戏规则。松花菜只有兰州才有,运到时都装在纸盒子里。这种纸盒特别硬,其实有玄机。撕开纸盒,里面被灌满了水泥,这样就增加了七八斤的重量。松花菜只能整盒卖,连着盒子一起称重,水泥当成松花菜卖的价格,最终会由消费者埋单。韭黄也很特殊,整个市场里只有几个人手里有韭黄,是从上海运来的。当天的价格比上一天又贵了0.5元/斤,老付犹豫了一下,对方催促说,现在是7.5元/斤,等收摊就要8元/斤了。据说市场里卖韭黄的都是亲戚,价格都事先说好的,别处没有卖。

  一觉只能睡三个小时

  等进好一二十个品种的蔬菜,已经到了清晨五点半。此时在良渚回市区的高架路上又可以看到,同样进好了货的小面包车们正在奔驰。回到朝晖农贸市场再把货理好,8点左右生意就开张了。当天在老付的摊上,小白菜每斤4元,松花菜每斤5.5元,比进价贵1元-1.25元/斤,比进价贵三成左右。

  除了零售,老付还给饭店送菜,一天总共能卖一千多斤菜。菜摊的生意由他和老婆、女儿三人共同打理。中午回家可以睡3个小时,到了晚上8点多收摊,回家收拾好之后睡下已经晚上10点了,到了凌晨1点半再去进货,每天的睡眠时间加起来只有六七个小时。除了过年,这样的日子几乎全年无休。前两天因为女儿感冒,他有事外出,摊上只有他老婆一人,卖出的菜少了很多。

  菜价贵对老付来说不是好消息,菜价便宜的时候他的收入更多。

  9月26日,勾庄批发小白菜的价格是每斤0.8元左右,农贸市场里普遍卖2.5元,比进价贵了2倍,买的人多;而9月初,小白菜每斤进价3元时,农贸市场售价4元到4.5元,比进价贵了30%-50%,买的人明显少了。

  根据杭州市农贸市场协会秘书长许柏龄的长期观察:3年前,蔬菜的平均零售毛利一般为60%,不超过80%。而现在,利润最高时超过了200%,平均在100%以上。他据此估算,与前几年相比,农贸市场菜贩的收入涨了一倍。需要指出的是,这三年里,菜贩付出的摊位费、进货运输成本、在城市的住房等生活成本也都涨起来了。卖菜到底能净赚多少钱,他们大都不太愿意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