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经营 > 促销活动 > 正文

扫码地推促销的利与弊(图)

来源:招商网 时间:2015-12-04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闫军祥和他的伙伴杨杰是在2015年夏天加入北京扫码地推大军的,从扫码送矿泉水升级到送油送米,以及直接送现金,从水果、彩妆、房地产、药业、外卖、分类信息,到金融、理财产品的地推,他们都做过。现在,在杨杰看来,地推已经沦为礼品的比拼,产品已经是其次的了。

  他的切身体会告诉他,通过扫码送礼品找到的用户,转化率相当低,“很多时候礼品加人工,找到一个用户甚至要超过20块钱,数据真实但是无效,很多钱都白花了。”

  闫军祥从8月开始做地推,他说,这样比较自由,来钱也快,一个星期甚至一天一结,从不拖欠。11月18日晚上,他和杨杰在北京朝阳区双桥为一款分类信息APP做地推,一个用户关注公众账号、下载APP并注册,就可以获得一袋4斤的洗衣液,而地推员可以获得4块钱。

  双桥地处东五环外,除了下班路上匆匆路过的的上班族,大部分是中老年居民以及对互联网认知度很低的人群,“天冷,下班回家的人不愿意多停留,尤其是你步骤很麻烦的时候”,在北京,类似双桥这样的地方很多,杨杰和伙伴在这样的地方,往往要费尽口舌,“这些东西免费送,那些不太了解的人,总会认为没这么便宜的事,总会认为装了APP就会被窃取话费”。



  从下午6点到晚上10点半,在冷风里占了4个多小时,俩人扫了不到20个人。大部分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接到的活,已经被转了几次手,有时候甚至被转手5到6次,“如果一个监管不严的公司,自己员工会拿第一手的中介费,然后层层剥下来,到街上,如果不包含礼品费用,地推一般就能拿到2块到5块一个,其实可能第一手的预算超过20块一个用户”。

  在双桥做的这个地推,礼品是派活的人提供的,离开前,他们把没用完的礼品还给了前来接应的人,对方登记了他们的数量,约定在第二天结款。

  每个做地推的人,手机里都会有一些分发任务的微信群,大家在里面找活、派活,谁结款快,哪个APP新上线,哪个礼品好,哪个的安装推广步骤简单,谁钱多谁钱少,都很透明。

  杨杰今年30岁,做过很多工作,他最近的一份工作,是在一家O2O类创业公司,“刚开始很有钱,后来钱花得差不多了,公司也收缩了,我也就出来了”,杨杰说,天气不好的时候,他会做很多兼职,包括充场做电视节目的观众,现在他已经是孩子的父亲,即使再难,也要熬着。

  万寿寺某个大型商场,闫军祥在等待伙伴到来,他们接了一个跟电影有关的APP的活儿。冬天最好的工作场所是卖场和影院,不仅暖和,还有免费无线,而卖场需要场地费,所以相应地,他们获取单个用户带来的收入会低很多,有时候只有1块2块。

  不管钱多钱少,只要接了活,俩人都会认真做好功课,自己先下载来摸清产品的套路,找到功能卖点,“这样才好跟人解释,很多时候来扫码的人连上网都不太会,只是图个小便宜,我们得解释清楚,实在是解释不清的,就直接动手给他们装上,让他们把礼品拿走。”

  这次派活的公司相关人员告诉招募来的人,因为人太多,需要先做半个小时比赛,优胜劣汰,半小时后只留下几个扫码最多的人。对此,杨杰非常气愤,他提出抗议后,马上选择离开,“这是不尊重人,来之前只字不提要搞淘汰,太欺负人了”,走之前,他气愤地找对方要赶路一个半小时所花的地铁费和公交车费。

  离开后,他们在微信群里接到新单,坐了将1小时地铁到了通州一家大型超市,还跟之前双桥的APP一样,扫码下载注册送洗衣液。逛超市的人大多是中老年,所以难免费口舌。“你们这是什么?”“你知道58同城吗,这个跟58一样也是分类信息”“不知道”这样的对话不断出现。很多人则直接把手机递过来,让杨杰操作,再直接拿走礼品。

  杨杰常常会跳出来看这些事,他为这些做APP的公司感到惋惜,“那些人连用手机上网都困难,一点概念都没有,怎么可能成为你的用户,这样的转化率,连5%都达不到,数据是真实的,但是是无效的。”一下午,杨杰和两个伙伴扫了150个,2块钱一个,一共300块钱。

  不过在望京SOHO这类地方情况则不一样,毕竟年轻上班族居多,基本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月底的一天,杨杰带着自己的折叠桌来到望京SOHO,这次他推的是一款保险产品,只需要关注公众号,输入手机及验证码,就可以获得一副手套或者一个毛绒钥匙扣。这些礼品是杨杰在批发市场买的,中介给到他5块钱一个的价格,但没有额外提供礼品。

  除了看步骤麻烦不麻烦,最看重的就是礼品吸不吸引人,杨杰感叹,产品根本不重要了,地推已经变成礼品比拼,从最开始的矿泉水遭疯抢,到后来的王老吉、脉动,再到各种玩具、3C周边,最后送米送油直接送钱,“用户都被养刁了,礼品不好,看都不会看一眼,他们不在乎你的产品有什么用”。

  夏天最疯狂的时候,也带动了刷单的产业,后来很多公司和投资人不再容忍这些情况出现,会在注册后进行相关验证或用户回访,这款保险产品也是如此,每个人扫码注册后,杨杰都需要登记对方的手机号码,在结款时进行核对。对其他P2P理财产品,杨杰做过一段时间,不再做了,“那些都需要看人群和职业,用户需要提供身份证并且绑定银行卡,还要进行视频验证,不好做,效率太低”。

  望京SOHO对面的扫码一条街,在夏天曾经十分热闹,最多的时候,一个地推一个月可以挣1到2万块,后来市场慢慢演变,地推的渠道基本被有关系的人垄断了,有人专门关注应用市场,遇到新的APP上线,第一时间就去公关,去接触。有时候碰到大的活,杨杰也会找朋友来做,他的办法比较公平,有钱一起赚,没钱大家也都不好过。

  “其实如果这些公司自己亲自认真来做,应该能保证有效用户达到八成以上”,杨杰觉得,地推这个事情现在现在挺乱的,“数据真实但无效”的情况比比皆是,他认为,做产品,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不提供任何优惠,靠产品本身的特点去吸引用户下载,才是真正的竞争力。

  有时候,他和搭档一起,忙活大半天,收入只有几十块钱。

  他说自己想再找个工作,“毕竟地推这个事情不是个长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