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类目 > 家政服务中心 > 正文

宋瑞:开家政公司年赚百万

来源:新浪 时间:2016-08-05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在1991年10月,宋瑞时年22岁,当时在成都东郊热电厂上班。工资收入虽然还不错,但头脑灵活的宋瑞还是下了海,用借来的1000元钱在成都东郊开办了一个书报亭,开始了艰辛的创业历程。

  次年4月,宋瑞用卖书赚来的3000元钱创办了成都市第一家搬家公司——成都利民搬家公司,花1500元购买了一台管道疏通机,花1000元到信息台入网,没有车辆,靠租车运转。

  “那个时候搬家公司少,利润比较丰厚。当时收费搬一辆车可以赚160-180元,而成本大致在100元,又适逢成都市旧城改造,带来很多业务,开张的第一个月就赚了8000多块钱。”宋瑞回忆,一年后,自己拥有了第一台车。到了1995年,利民搬家公司靠一点点积累成为当时成都市最大的搬家公司,拥有10多台车,成都市的许多大型拆迁业务都由宋瑞组织人马完成。“有时候一个大的拆迁工程就要1000多辆车的搬运量。”

  宋瑞正是在那时候积累了第一桶金,资产数百万,他也早早地开上了奔驰。这是他当年最风光的时候。



  转型从搬家业务进军旧货行业

  好景不长,行业的激烈竞争随之而至。“行业进入门槛太低,成都的搬家公司从最初的几家发展到一两百家。光是我们公司的搬运工、司机、工作人员,就出去开了几十家公司。”宋瑞摇了摇头,“1995、1996年无序竞争加剧,杀价太狠,一车只有一二十元利润,有时候甚至根本没有利润可言。”为了规范市场,宋瑞与蚂蚁搬家、大众、安洁等四家搬家公司联合发起成立成都市搬家行业协会,并担任首任秘书长。

  同时,宋瑞也开始思考转型。早在1994年,宋瑞就把利民搬家公司更名为利民社会服务中心,先后开展了搬家、保洁、管道疏通、钟点工、家具厂、古旧家具、根雕奇石、书画艺术品和旧家电等各项家庭服务,之后宋瑞决定将旧货业务放大来做。

  1996年底,宋瑞成立了利民旧货市场,成为全国第二家把搬家行业和旧货行业紧密结合起来的家政企业。很快成为当时成

  都最大规模的旧货商。

  1998年,宋瑞承办了全国库存积压商品调剂(网络)中心成都调剂市场,并于当年年底在成都体育中心运作了成都特价商品交易会,短短7天吸引了100多万人参会,盘活了上亿元库存积压商品。宋瑞因此成为成都著名的“旧货大王”。

  宋瑞介绍,“当年成都本土商场不景气,像新时代广场千村百货关闭,我们一下子就拉了300车的旧货。还有收古床也能赚很多,我们发现大邑、崇州农村能找到很多民国甚至清朝时期的古床,平均1000多元的价格,就收了30多件床,要放到现在,都是价值不菲的。”不过,他没有等到这个高额变现的机会。1999年底,这些资产都抵给了债主。

  低谷选址失败百万家产尽失

  1999年,宋瑞走了“霉运”。这个执拗的人,几年前把旧货市场和特价商品交易市场选址在成渝高速出口,即现在的五桂桥汽车总站对面。“一是别处找不到这么大的地方可以放市场,二是对这里的商业环境承诺很相信。”

  不过,几年过去了,由于这里的高速路隔离栏一直没有拆除,10000多平方米的市场招商始终难见成效,每年要付高达60万元的场地租金,终于有一天,宋瑞不堪重负。

  1999年,宋瑞彻底退出搬家市场,而旧货市场也盘了出去。十年来辛苦积累的数百万家产,包括那辆奔驰,都由于这次决策失误被抵押给了债主。那一年,宋瑞刚刚30岁。

  2000年元旦,大雪纷飞,心如死灰的宋瑞开着一辆奥拓车,驶向青城山。“那时候身体也垮了,瘦到只有100斤。”青城山有个画家朋友开的山庄,重新清零自己的宋瑞,在那里一呆就是1年,读书学习传统文化,心境才渐渐恢复。“总结前30年,规划后30年。养到140斤了,我也下山了。”

  东山再起做家政行业也要叫响品牌

  搬家肯定不能再做了。宋瑞前往深圳、北京、上海等发达城市,花了半年时间考察家政业。“中国做得比较有名的家政老板都认识。每年的行业大会都要去。”

  2001年底,宋瑞回到成都,开始筹备安位家政公司。他看到了国内家政市场特别是保姆行业缺乏品牌的空白,四川输出劳务也没有品牌概念。宋瑞重新回到了创业激情中。2003年12月9日,由国家发改委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和四川省劳务办主办,安位公司和北京家政服务协会承办的“川妹子进京”活动举行大型启动仪式,“川妹子”品牌横空出世,成为社会各界和广大媒体追逐的焦点。12月31日,统一制服、统一培训的首批60名川妹子进京,成为2004年春节前颇为吸引人的新闻,仅中央电视台前后就有20多次报道,“川妹子”一时变得家喻户晓。宋瑞随即在2004年注册了“川妹子”商标,2006年创办了四川川妹子家政有限公司。

  “因为有了品牌的概念,保姆行业的工资水平也上涨了。2003年北京保姆月工资600元,川妹子去了过后提高到了800元,而现在平均是2000元。因为我们是保姆行业第一个打品牌的企业,后来全国也掀起打造劳务品牌的热潮,叫得出名字的就有200多家。如山东大嫂、陇原妹、吉林大姐、渝妹子、陕西米脂婆姨等,都是这样起来的。”宋瑞说,“平均每年培训和输送2000多人,这几年来我们公司直接安置的保姆就有1万人。”

  创新利用网络抓住京城年轻雇主

  宋瑞很早就意识到网络的作用。“像北京的雇主普遍属于中高层收入人群,而且客户群体趋于年轻化,他们更习惯通过网络来寻找服务信息。我们目前正在着重向北京输入以大学生为主体的高端保姆,这对网络的依赖度更为加重。”

  在雅虎口碑网上,宋瑞放上了数千条保姆信息,每个保姆信息所涵盖的细项多达近20条,服务区域、项目、方式、薪资、籍贯、年龄以及从业经验、专业技能、学历乃至属相,配以简短的文字描述,全面展示了每个保姆的情况。“通过这种信息展示,雇主在网上就可以选择好合适的保姆,线下确认即可”。

  宋瑞发现,待聘的保姆其实也更喜欢从网络而来的雇主,“他们更年轻,好沟通,而且提供薪水也比较大方,近半数的川妹子是在网上被雇主相中的。”

  如今“川妹子”已经成为四川第一劳务品牌、中国十大家政品牌。但座驾最近换成福克斯的宋瑞感叹,虽然有很多风险投资者找过他,但后来却发现按照现行模式运行的家政服务实际上是个低利润行业,国内家政公司普遍规模小,而且社会传统观念对家政行业有看法,人难招也难留。相当多的人把这个职业当成临时栖身地。干一两年就算长了。不过宋瑞相信,以四川8千万人口作为后盾,将有强大的品牌劳务输出机会。如果能掌握有上万保姆的服务网络,与超市合作开展家庭物资配送等将成为未来一种新型的商业模式。

  对话

  我愿一辈子做家政服务


  记者:家政业搞了18年,没想过换行?宋瑞:有些朋友也让我去做其他赚钱的行业,但我不愿意转行,既然选定一个事业,千辛万苦我也要做。我的脾气就是这样。而且18年来自己在这个行业做了很多开创性的事情,人脉积累也好,行业认识也好,我的长项都在这个行业里。我一直想把事业做成了再结婚。

  记者:你的人生起伏这么大,怎么熬过来?

  宋瑞:我当年在青城山上隐居时就设想,二次创业的第一个10年,再困难都要坚持下来。成事在天,谋事在人。其实现在这个状况,比当初在山上设想的要好些。在山上我就想明白了,不求好多回报,一辈子干一个有意义的事情就行。

  40岁的宋瑞下周将从成都赴杭州参加有数万人参与的网商大会,因为他竭力利用电子商务推进四川劳务输出,国内网络巨头阿里巴巴已经推荐他参评“全球十大网商”。

  很难想象,他不但是在中国家政行业闯荡了18年的元老,还在过去10年中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从搬家行业到旧货市场再到“品牌保姆”的商业转型,成功过,也失败过,这既让他成为行业老大、早早开上奔驰,也让他家产尽失、隐居青城山思过一年;既让他痛悟人生最重要的不是金钱数量,也让他率先将四川的家政保姆品牌推向全国,每年安置下岗失业人员和农民工2000多人,引导众多大学生进入家政行业实现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