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类目 > 米粉店 > 正文

他卖伤心凉粉开心赚钱

来源:新浪 时间:2010-02-27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这几天,客家伤心凉粉的创始人,现在龙泉驿洛带古镇上忙乎的杨明手机热得发烫,两个手机电池,一天充三次电,依然对付不了接踵而至的电话。

  央视七套《致富经》栏目推出的客家伤心凉粉赚欢钱后,让他的知名度陡然上升。

  在记者昨日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不断地被要求加盟的电话打断。一些动作快的投资者,昨天就从陕西、新疆等地乘飞机,坐火车赶到成都市,与杨明洽谈加盟经营的事宜。“事业发展的步伐太出乎我们意料之外了,我们得赶紧寻求专家的智力支援,完善企业管理方式,以适应新的变化。”杨明的妻子林元美说,“我们已经动员在西安一家企业从事管理工作的二儿子回来,与我们共同打理伤心凉粉事业。”

  伤心创业

  三年亏得弹粮绝 特色凉粉好“伤心”


  就如白家肥肠粉、羊马渣渣面一样,客家伤心凉粉,从民间最为普通的小吃,成长为一个知名的品牌。如今,每逢周末或节假日里,在龙泉驿区洛带古镇,排队购买伤心凉粉成为这个4A景区的一道景观,打凉粉的员工一天下来,要打上千碗,有时候手都要打肿了。

  然而伤心凉粉创业却有一个伤心创业的过程。杨明原来在内江经营着有名的内江商会俱乐部茶楼,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生意不好做了,1999年,经过朋友的介绍,他花30万元承包了位于洛带古镇破旧的“广东会馆”。当时的洛带古镇还没有得到政府的大力开发,苦心经营三年,清淡的生意让杨明备感伤心,不仅没有赚到钱,反倒投进去几十万元。

  2002年,为了维持生意,几乎弹尽粮绝的杨明接受了妻子的建议,在会馆内卖凉粉,一元钱一碗,权当会馆门票,借以吸引人气。2002年3月,第一批凉粉做出来,但这种普通的街边小吃并没有为会馆带来客人,因为凉粉不能过夜,那段时间,会馆的员工们每天的伙食都是凉粉。即使这样,杨明每天依然会倒掉大量凉粉。

  随后的一个多月,阴雨连绵,杨明平均每天都要倒掉上百公斤凉粉,妻子心疼自己辛辛苦苦做出的凉粉白白倒掉,唯一的“安慰”就是养活了邻居家的猪。看着伤心痛哭的妻子,杨明反而有了一个新的想法。联系到自己屡屡赔钱的伤心经历,他决定给自己的凉粉起个名字——“伤心凉粉”,巧合的是,这个名字,与客家文化暗合起来,伤心地迁徙,团聚在一起,畅谈伤心事。


  快乐赚钱

  成都闹市开分店 长春兰州也加盟

  四川凉粉,有上百种之多,如何形成自己的特色,杨明与妻子在全国各地进行了广泛的考察后,强化了伤心凉粉麻辣的感觉,在凉粉中加进了特辣无比的辣椒,让人辣得嘴巴翘,麻得舌头木:头顶冒烟,额头出汗,鼻根发痒,眼泪花直滚,叫你吃得好伤心。“这种刺激的感觉,让人联想到生活的艰辛,联想到背井离乡的客家人,思念家乡的伤心。”杨明说,经过这样的强化,伤心凉粉就深深地打上了客家文化的烙印,在林林总总的凉粉中脱颖而出。

  依靠“伤心凉粉”带来的人气,会馆的餐饮生意也红火起来,杨明终于摆脱了伤心往事。伤心凉粉的名气不胫而走,之后杨明接到长春一对夫妇打来的电话,对方要求在长春开加盟店。“他们特殊的身份让我很感兴趣,夫妻俩在麦当劳打了八年工,丈夫还做到了主管的位置,这次他们要辞职卖凉粉,让我们感受到伤心凉粉的生命力。”无独有偶,兰州一位经营钢材的老板也主动找上门来,要卖伤心凉粉。还没有多少心理准备,两个加盟店就在省外市场生根发芽,如今还都在筹备开第二家店。

  到了去年,每逢节假日高峰期,杨明的伤心凉粉一天就可以卖出一万多碗。面对拥挤的人群,杨明这时又有了新的想法,把凉粉店开到成都市里去,把每周只赚两天的钱改为天天都赚钱,2006年年初,杨明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在紧邻春熙路的暑袜南街找到一个店铺。“挑着担子,挨家挨户卖的凉粉,一两块钱一碗,到时候,我咋个收房租喔。”房东一听说做凉粉的要租房子,干脆就挂断了电话。最后跟老板面谈,听说是洛带广东会馆做伤心凉粉的,这才答应下来。

  记者昨日上午10∶00在现场看到,虽然不是周末,但前来品尝的客人却络绎不绝。“他们都是回头客,在春熙路一带做生意。”店长蒋翠蓉一边麻利地打凉粉、调味,一边告诉记者,“我们有6名员工,但中午一般都要等到两三点才能吃上饭,20多平方米的店面积有限,人多时,一些顾客就站着进餐。”而今,另一家店也在成都电子高等专科学校大门正对面开业,这下杨明从只赚取旅游区旺季的钱,变成天天都赚钱。

  “伤心”计划

  做大做强开发新品种 下半辈子全力做凉粉


  今年五一节前夕,一个面积达280多平方米的伤心凉粉旗舰店,又在洛带古街上火红开业,与广东会馆的总店相距不过几百米,生意却一样地火爆。

  “伤心”赚钱,“开心”也赚钱,紧接着,他又开发出开心冰粉,游客吃完又麻又辣的伤心凉粉后,再来一碗冰甜的开心冰粉。不知不觉中,每人的消费量便从一碗变成了两碗。随后,杨明又相继开发出了妈妈凉面、阿婆凉糕、阿公锅盔等典型的客家小吃,还在龙泉驿区同安街道开了家凉粉厂,每天一大早就从厂里拉凉粉到各个店中。

  丰富的种类让顾客有了更多的选择,游客的消费量也大大增加,每人从平均吃一两碗达到四五碗。游客一手端不完那么多碗。于是,像这种手拿大簸箕排长队的情况时时都会发生。

  “在我这里,传统餐饮、茶房已退居次要地位,我下半辈子的精力都将放在做凉粉上。”如今的杨明,对凉粉充满了感情,他告诉记者,要尝试把所有的粗粮都做成凉粉,实现粗粮细做。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加盟要求,杨明请来了专业的律师,帮助他拟定加盟连锁的合同协议书。而在商场内开店的尝试也即将拉开序幕,一个面积达40多平方米的店面,已在人民商场附一楼如火如荼地装修。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