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综合 > 开店故事 > 正文

七盘八倒,你好我也好

来源:营销传播网 时间:2010-07-07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听说过“别针换别墅”的传奇吗?那是4年前,美国一个比萨店店员凯尔•麦克唐纳偶然得到了一枚30厘米长的红别针.他在全球著名的分类广告网站贴出交换广告,并成功换到一支好看的鱼形笔.后来,鱼形笔又换成了一个小手工艺陶器,接着换来了烤炉、一大桶啤酒,之后更是一次次神奇,依次是雪地摩托车、一次远程旅行、录音签约,并最终在一位落魄女歌手那里,换到了一栋两层别墅的一年居住权。


  其实这是一种物物交换、易货贸易,古而有之的最原始贸易方式。如今又老树开新芽,都是金融危机惹的祸……

 

  ◎空手套白狼---乾坤转移“大手笔”

 

  这种创富方式,曾被委内瑞拉一个名叫图德拉的小工程师发挥至极。他当时很想做石油生意,但一无关系,二无资金,很多人都说他痴人说梦、异想天开。于是他凭借信息灵通,思路敏捷,行动果敢,实现了自己一夜暴富的梦想,把别人所谓不可能变为令人惊叹的现实。他是怎么做的呢?

 

  图德拉先来到阿根廷。了解到那里牛肉生产过剩,但石油制品比较紧缺,他就同有关贸易公司洽谈业务。“我愿意购买2000万美元的牛肉。”图德拉说,“条件是,你们向我购进2000万美元的丁烷。”因为图德拉知道阿根廷正需要2000万美元的丁烷。所以正是投其所好,双方的买卖意向很顺利地确定了下来。他接着又来到西班牙,对一个造船厂提出:“我愿意向贵厂订购一艘2000万美元的超级油轮。”那家造船厂正为没有人订货而发愁,当然非常欢迎。图德拉又话头一转,“条件是,你们购买我2000万美元的阿根廷牛肉。”牛肉是西班牙居民的日常消费品,况且阿根廷正是世界各地牛肉的主要供应基地,造船厂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双方签订了一项买卖意向书。

 

  图德拉又到中东地区找到一家石油公司提出:“我愿购买2000万美元的丁烷。”石油公司见有大笔生意可做,当然非常愿意。图德拉又话锋一转:“条件是你们的石油必须包租我在西班牙建造的超级油轮运输。”在产地,石油价格是比较低廉的,贵就贵在运输费上,难也就难在找不到运输工具,所以石油公司也满口答应,彼此又签订了一份意向书。三个意向书变成了一个行动,由于图德拉的从中斡旋,阿根廷、西班牙、中东国家都取得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又出售了自己急待销售的产品,图德拉也从中获取了巨额利润。细细算起来,这项利润实质上是以运输费顶替了油轮的造价,三笔生意全部完成后,这艘油轮就归他所有,有了油轮就可以大做石油生意,终于使他如愿以偿。他的传奇经历令人拍案叫奇、绝!

 

  还有更绝的,就是已耳熟能详的牟其中。1989年,牟其中从万县坐火车到北京推销竹编和藤器。火车上牟其中与人聊天时得知,面临解体危机的前苏联准备卖图—154飞机,但找不到买主,这使牟其中有了想法。于是牟其中不推销竹编、藤器了,而是到处打听有谁要买飞机。终于打听到1988年开航的四川航空公司准备购进大飞机,便找到川航,川航很感兴趣。结果, 他干了件震惊海内外的事情,一下子买了4架崭新的俄罗斯产中型客机。起初谁也不相信牟其中能做这么大的买卖。直到1991年底,第一架能载164人的图-154客机飞抵成都的双流机场,并交付给牟其中时,人们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根据1991年中期,南德、川航与苏联方面达成的协议,牟其中把飞机转手卖给了四川航空公司,成了中国From EMKT.com.cn最大的“倒爷”。当时购买一架图—154飞机需人民币五、六千万元,牟其中在山东、河北、河南、四川等七个省组织了500车皮轻工产品交给俄方,以货易货购进4架图—154飞机交给川航。图-154客机比美国的同类飞机便宜2/3,双向交换产品总价值4.2亿法郎。这笔买卖成为中俄民间贸易史上最大的一宗易货贸易。牟其中称,从中净赚了8000万到1亿元。

 

  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实版”的以货换货有吗?

 

  ◎狗急跳墙---人急了“对调”上心头

 

  俗话说,狗急了跳墙,人急了怎么办?

 

  湖南长沙人刘小平和妻子6年前,北上京城在顺义以45000元的低价盘下了一个餐厅.但两个月后一次突如其来的拆迁让夫妇俩手足无措,,万般无奈之下欲以低价打出铺子。他找来了旧货商店老板,对方只愿出400元.他估算了一下,那些设施买新的至少要20000元,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他已穷得只剩下自己了,只得向周边的餐馆排档推销自己的东西。一家餐厅老板说:“你这些都是中餐厨具,如果有二手小型西餐厨具我就要了。”刘小平眼前一亮:因为他前几天有一家小型西餐厅要改中餐厅,曾提出要以西餐厨具来换刘小平的中餐厨具,但他当时没有答应。现在听老板这么一说,他内心马上盘算开了:一套西餐厨具至少要25000元,就是打对折还有13000元。如果互换之后再卖出去,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第二天,刘小平就顺利地换回了那套小型西餐厨具。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12000元的价格向那家要西餐厨具的餐厅卖出了这套厨具。

 

   “意外”的收获让刘小平发现了个商机:北京工厂林立,外来人口众多,流动性大,如能知道各企业或个人积压了什么产品,而这些积压产品又正是别人所需要的,那么牵线搭桥促成双方进行“以货换货”的交易,自己收取一定的佣金,不是一条新的生财门路吗?随后,刘小平印制了名片,正面是:以货换货。背面印着:如果您为积压的产品发愁时找我;如果您急需物品找不到货源时找我。下面是住址和联系电话。他开始做市场调查,印制了上千份调查表,表格的内容有企业名称、积压的产品种类,要求换取的商品名称和联系方式,然后是选配对。像婚介所那样,把易货互补的企业配成对子;最后是搭桥约见,把配成对子的企业约在一起进行谈判。

 

  他的收费标准是按双方成交货物总量的5%~8%进行提成。两个月的市场调查,让他掌握了北京各区近500家企业的资料,发现有42%的企业都有产品库存积压的现象,这更坚定了他做“易货”的决心。三个月后他做成了第一笔生意。当时海淀区一家服装厂有300件成衣存货,已积压了两年,要求兑换10台空调安装在车间。刘小平在资料中查到有3家公司存有二手空调,其中刚好有一家要求兑换成衣服给员工当工作服。于是,刘小平就从中撮合,顺利地拿到2000元提成。紧接着,刘小平又做成了一笔彩电换空调的生意,拿了5000元提成。凭着认真、热情,加上细心的经营,刘小平在北京企业界稳稳站住了脚跟。到年底,他的收入达到了50万元。随着业务量的增加,刘小平后来又招了两名下岗工人做助手,在海淀区租了两间豪华写字间做办公之用。

 

  他开始大肆扩张,专找亏损企业“下手”。一次,顺义区一家国营日用品厂因经营不善倒闭,仓库积压了价值近100多万元的货物。下岗的职工几个月没领到工资,都盼着企业早点被拍卖,货物早点被处理好拿到工资养家糊口。刘小平来到该工厂,工厂里聚集了几十名等工资的下岗工人,个个忧心忡忡,一脸愁容。厂长握着刘小平的手说:“这100多万元的货物,全是杂七杂八的日用品,我们想换50万元的纺织设备,用于以后转型做纺织厂,拜托你啦!”他自己就先垫了近7000元钱。终于在网上查找到一则信息:唐山市有一家大型纺织厂有一批纺织设备要更新换代。他欣然前往,向对方提出以日用品交换纺织设备, 他一次次游说,并将纺织厂负责人带到这家日用品厂。对方被感动了,决定将100多万元的日用品发给职工做福利。

 

  如今,刘小平已在北京设了5家分支机构,年纯收入达到上百万元;下一步,他想建成一个名为“中国易货网”的网站,将自己的服务推向全国。这说明,把生意“做活”天地宽;那么,“写真版”的易货贸易又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