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综合 > 新闻3 > 正文

北京一日游成购物游 全程游玩不超俩小时(图)

来源: 新京报 时间:2015-10-26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你们谁不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10月24日下午,北京十三陵景点附近,导游强迫游客购物。

  这个标称“80元全包”的纯玩团,真正游玩时间不超过俩小时,每个游客都要购物,算上参团费,每人平均花费超过500元。

  这些游客来自全国各地,他们通过下榻的酒店、商业街上的“一日游”推销、网上广告等途径报名参团,在业内,这样的旅行团又被称作“低价团”。

  “零团费”甚至“负团费”的低价团往往陷阱重重。

  多家旅行社负责人直言,“低价团”的本质就是“购物返佣”。



  从业者称,“低价团”就像是“赌团”,旅游业从业者做局坑蒙游客,有游客明知“低价团”却贪图便宜加入。

  最终,一味低价,依靠购物的同质化经营模式,让旅行社陷入恶性竞争的困局。

  布局 “80元纯玩团”只是诱饵

  23日下午,前门大街熙攘的人群中,一名戴着太阳帽的中年女子在招揽游客,手中的“北京一日游”的宣传单格外显眼。

  “80元全包,纯玩,一天时间带你看遍八达岭长城、十三陵和鸟巢、水立方。”

  为什么会这么便宜?女子解释,旅行社按季度购票,门票可以打折,团费才会这么便宜。

  如果有游客感兴趣,这名女子就会把游客领到大栅栏内一家名为“京峰假日旅行社有限公司”交费。只有一张简单收据,没有任何行程单据,第二天一早,会有专车从游客的居住地接人。

  “这种80元的低价团产品,肯定不会‘纯玩’,光是八达岭和十三陵的门票就不止这个价格。”北京一家旅行社老总林欣(化名)一语道破低价团的猫腻。

  24日早上8点,导游陈帆带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从珠市口出发了,开启了“北京80元一日游”行程。

  “你们是来旅游的,不是梦游的。”导游呼了一下麦克风,提醒游客不要上车就睡。对于导游而言,车上的时间极其宝贵,客人醒着,他才能用麦克风完成一天行程的“布局”。

  大巴车从珠市口大街驶入宣武门,路过全聚德时,导游这样介绍北京旅游的金质名片:一只烤鸭200多块钱,一只鸭子的成本才几十块钱,另外200块花在哪里,除了它的牌子和师傅的刀工,另外就是服务费。

  经过盘古七星酒店时,车内导游更是“现身说法”。出来旅游就不应该吝啬钱财,要学会享受,前两年我就自费在这里住了一晚。

  一名业内导游透露,这些都是导游在忽悠过程中抖的小机灵,一上车直接跟旅客谈收费、购物,游客肯定接受不了,“忽悠”也得循序渐进。

  入局 自费项目浮出水面

  大巴车刚一驶出市区,进入八达岭高速,陈帆开始进入“正题”。

  车上40名游客,被他以朋友和家庭为单位,分成十来拨。这些游客从不同渠道参团,团费也不一样,但陈帆说,在北京正常的精品游都需要160元以上,豪华游至少三五百。

  “代理还要从你们每个人的团费中抽取起码50%的团费,那我们今天的车费、导游的费用从哪里来?”

  这个时候,第一个谎言,声称“全包”的承诺不攻自破。

  陈帆此时又作出一个承诺,每位游客今天的行程只有一个需要付费的地方,就是聚义堂演出,导游和司机只有从中拿到回扣,今天的收入才能得到保证。而每张演出票的价格原价是380元,现在只要160元。

  如果游客是从前门大街旅游代理参的团,此时团费已经由80元变相成为240元。

  上午10点,大巴车来到水关长城,陈帆说这就是前期参团承诺的八达岭长城。事实上,水关长城只是八达岭东段一截,并不属于世界遗产。在下车地点短暂休整后,导游示意所有游客必须乘坐摆渡车前往长城脚下。

  “能不能走过去?”

  “走过去多远啊,浪费时间。”

  于是每位游客再花5元购买车票,事实上,从摆渡车上车点到水关长城脚下,步行不到5分钟。按照导游要求,游客在水关长城最多只能逗留一个半小时,随后吃午饭。

  这也是“北京一日游”这趟行程中,逗留景区游玩时间最长的一段。其余的时间,车上40名游客不是在购物,就是在购物的路上。

  午饭时间,陈帆在车上明确告诉游客,旅游的饭肯定不好吃,四个字就是“很不好吃”,旅游的饭只管饱不管好。吃完饭,会带大家去免费品尝北京特色“果脯烤鸭”。

  这样的行程也是“北京一日游”精心策划的线路。八菜一汤的午饭,除了一碟丸子外,其余全是酸辣的素菜,而到达餐馆前,还需要穿过一家玉器城,玉器城推销员会带着游客先进行一番解说,尽管不会强迫购物,但游客想走出纵横交错的玉器店铺,也至少需要半个小时。

  至于免费的果脯烤鸭,每人只能拿牙签尝指甲大小的分量。一名业内导游称,在游客午餐无法吃好的情况下,再以免费品尝特色小吃为名,把游客带进特产商铺,是导游惯用的带团方式,也是典型的“饥饿营销”。

  有导游透露,购买特产如今成了一日游导游获取回扣的重头戏。导游把游客领到特产商铺,除了能拿到人头费外,游客购物还能至少拿到5%的回扣。

  刚游完十三陵,导游陈帆就展开攻势,“我们刚参观完陵墓,身上肯定沾着晦气,知道为什么陵园旁要栽种桃树么?因为果木能辟邪”。

  “待会儿我们就去吃果脯烤鸭,那里也有北京另一个特色,果脯,大家可以买来去去晦气,大家待会儿每个人进去或多或少都带点,别两手空着出来。”

  局中局 玉器店的“影子”团友

  在另一家旅行社的大巴上,同样的线路,到达果脯超市前,导游甚至向车上的游客吆喝:“你们谁不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这辆旅游大巴的乘客晚上10点还逗留在昌平。

  “大家不要拍,我阿城不是来跟你们做生意的,是带着一颗诚心来交朋友的!”这辆大巴车的导游借着“清点人数”为名,晚上7点再次把车停在一家二层的玉器商城。

  阿城留着寸头,穿一件花斑外套,他称自己在澳门开赌场,一天毛利50万元,不差钱。这家珠宝店是三代祖传,母亲十一黄金周因店里经营压力大,突发脑血栓住院,自己这次北上接手家业。

  “我这次北上,爷爷就嘱咐我做生意三个字,诚、孝、敢,我要证明给他老人家看,我可以把家业继承好!”

  阿城介绍,市里刚开了个关于旅游诚信度单位评选的会议,会议下发新文件,针对北京这边38家旅游购物商场,有卖烤鸭的、果脯的、珠宝的,要砍掉28家,只留下10家。“竞争非常激烈,留下的就看游客口碑,阿城我要把它做大,做到全国几百家和周大福抗衡,你们说我能做到吗?给我点掌声鼓励好吗?”

  “能!”一带着父母的中年蓝衣男子带头鼓掌,周围瞬间响起掌声。“我们平常都是招待华侨和外国人,宰美国佬不算光荣,就宰小日本鬼子,我觉得我们家族还是为祖国增光了,你们自豪吗?”阿城又一次喊着发问。

  “自豪!”几位阿姨应和,游客们的情绪从开始时的疲惫反感逐渐升温。

  这时阿城叫人拿出自称爷爷设计的“贵贵发”貔貅玉坠,“这个曾经在巴黎拿了个设计奖金奖,原价2888元。现在打个五折1444元,谁要?”

  “我!”带头鼓掌的蓝衣男子喊道。

  北京一家旅行社老总林欣透露,这种“影子”团友当“托儿”方法,是低价团的常用伎俩。玉器购物一直是北京一日游的主打行程,导游和司机也能拿到不菲的回扣,譬如带游客前往玉器店,按人头至少能拿到15元一人的人头费。

  除此,玉器售价的50%也可以返给司机和导游。但近些年北京一日游的玉器购物并不景气,“北京不产玉,没有说头,一下让游客购买成千上万的玉器并不常见。”

  困局 “负团费”带来恶性事件频发

  其实“托儿”也属于赌团的一种方式,“托儿”的行程费用、成本都需要导游、司机或者玉器店承担,但依靠“托儿”真的能把商品托出去吗?

  林欣更称,有时80元的团费都归入代理或者组团社,地接社还要返还一部分费用给组团社。

  例如80元的一日游,80元归代理,导游方(地接社)还要按每人返还200元左右给代理。而司机的车费和报酬,也由导游方出。

  以去八达岭为例,一日游的车费成本就在1000元左右,包括租车500元、油钱200元、司机报酬200元,40名游客一辆车,每位游客仅有2.5元左右。当中,导游方还要购买游客参观门票,水关长城、十三陵明长陵景点均为10元。

  算下来,地接社接“北京一日游”的成本,每位游客约为80+200+2.5+20=302.5元,这样的团在业内称之为“负团费”产品。地接社怎么赚钱?除了自费项目,地接社就只能通过购物形式获得返佣才能赚钱,如160元的演出返佣。

  往往旅游业就在购物环节出现问题,游客如果不购物,地接社就要亏钱,因此旅游恶性事件频发。

  近期内地游客在香港被殴打致死事件中,游客就是“负团费”出行,有分析指出,嫌犯或为“影子团友”,他们隐藏在旅游团中,诱导甚至强迫其他团友购物。

  在带团过程中,也有导游、领队冒充其他旅行社员工坑蒙游客的情况。

  10月22日凌晨,北京一低价港澳游旅行团游客在首都机场与旅行社领队发生争执。多名游客声称在香港旅游过程中遭遇“强制消费”,受困尖沙咀一家珠宝店内近3小时,共购买价值超过17万港币的珠宝。在争执中旅行团的领队王某拿出了写有“北京市华远国际旅游有限公司”字样的领队证。

  北京市华远国际旅游有限公司负责人称,华远公司从内部核查并查阅“北京市旅游团队服务管理系统”后发现,这名王姓领队并非华远领队,“他使用的领队证是伪造的。”

  北京一旅行社负责人表示,旅行社的报价由成本加利润构成,利润来源于购物和自费项目。尽管“赌团”充满了不确定性,但一提价,市场份额就会大量萎缩,旅行社自然陷入生存困境。

  解局 多元出游方式打破价格战

  低价团在云南也很普遍。云南旅游业内人士介绍,购物返佣最早出现在80年代末期,旅行社为了争抢客源,返佣比例也越来越高。随着经济发展,国内旅行社数量也大量增加,以北京为例,目前市内有1000多家大大小小的旅行社,其中具有出境资质的达到200多家,市场竞争异常激烈。

  北京一经营高端旅游线路的副总李枫(化名)感慨,随着互联网信息公开透明,现在游客越来越“精”,旅行社也想只做“纯玩团”,只管旅客的车、餐、住,譬如五天四夜的北京游,成本2300,我们再加200元,就挣你200元的利润。

  “但游客就愿意赌一把。”

  例如泰国玩一趟,纯玩团要6000多元,有些购物团只要2000多元还包来回机票,“游客愿意赌,反正去旅游也要购物。”

  而一些“纯玩团”尽管在合约中明确表示,并不强制购物,但在旅游过程中,游客需要上厕所,导游和司机便把游客带到商场,“商场也有厕所对吧,然后导游把乘客带过来,商场还要给导游返佣。”

  因此在很多旅游项目中,游客更倾向选择“低价团”。地接社也愿意赌,不少地接社甚至从组团社处买客,然后拼团。一些“低价团”为了避免“购物”带给游客反感,在前期宣传和合约中只字不提“购物”内容,从各地组团社接到游客后,会将一地的游客分开。例如北京的一拨游客很少和另一波北京游客分在同一车上。

  “为了避免他们抱团,一旦因购物和导游发生矛盾,游客抱团,导游就很不好处理。”林欣说,现在好多了,以前争地盘,还拿棍子打呢!王府井、大栅栏都有专人招一帮兄弟看着,现在法治社会,不那么猖獗了,就改打价格战。

  如何才能规避低价团中频发的恶性事件?云南一旅行社表示,在政府层面,应该大力推动自由行、自助游等,使出游方式更加多元和分散。全国各地方政府单位联动,线上线下,统一服务标准和违规处罚标准,客源地和目的地两头抓。

  在企业方面,一味低价,依靠购物和自费项目的同质化经营模式已经再难突破,应做到真正以消费者为核心,从产品设计、服务体系、业务流程、管理模式的全程再造。“让游客消费分散化、企业盈利多元化,以适应市场、特别是消费者消费行为变化的需求”。

  低价团导游强制购物话术

  8月24日13时-14时 圣德仟僖玉器城(以貔貅为主的各种玉器、珠宝、小商品)

  导游:自费项目和购物这是全国、全球、全世界的潜规则。

  8月24日17时-19时 土特产商场(各类北京特色小吃:烤鸭、果脯等)

  导游:小票给我,我拿3块5块提成,不给我死了化成鬼也给你打电话要钱!您别糊弄我,路边捡个小票我也不傻,我在门口等着你们给小票。

  8月24日19时-21时 广源珠宝(较高端玉制首饰、翡翠价格1万-3万)

  导游:这貔貅要买就买好的,你地摊儿几十块钱买的,买回去败家!我就买了个全家福款貔貅,买了不久就在北京买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