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综合 > 新闻3 > 正文

硅藻泥协会炮轰行业乱象:只要交钱可降产品技术质量标准

来源:新浪 时间:2016-01-23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目前涂料行业产品质量标准混乱。行业标准制定单位与标准参编企业罔顾消费者利益,无视产品本身技术原理基本要求,一味照顾企业成本与技术难度,只要参编单位愿意向标准制定单位交钱,产品技术质量标准可以一降再降,交了钱就可以成为‘XX标准的参编或主编单位’。另外,假货盛行已成为行业灰色利益链。许多所谓的经销商联盟、油漆工联盟组织实际上就是假货供应链。”这是近日中国建筑装饰装修材料协会硅藻泥材料分会执行会长童彬原在硅藻泥大会上针对行业乱象的炮轰。

  为何协会自揭疮疤?号称具有消除甲醛、净化空气、调节湿度等功能的新型涂装材料——硅藻泥何以到了这般田地?谁又能助推硅藻泥产业的健康发展?对此,记者专访中国建筑装饰装修材料协会、硅藻泥材料分会秘书长朱厚举,试图还原硅藻泥行业“昨天”“今天”和“明天”。

  公开回应山西硅藻泥事件

  《中国经营报》:前段时间,山西一位硅藻泥涂装工人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你怎么看?

  朱厚举:这件事情我们协会也参与了公益性救助,这件事对整个行业造成的影响非常大,而且并非是一个简单的硅藻泥材料事件。这件事是因为山西的一位家境不算太好的年轻小伙子从事了三年的硅藻泥涂装工作后,发现自己得了白血病,认为是硅藻泥将其致病的,然后状告了生产企业。虽然现在法院尚未判决,但是包括白血病基金会会长也曾表示过,没有科学依据能够证明白血病和家装建材有直接必然关系,只是说长期接触苯类和甲醛等有害物质会增加白血病的患病几率。尤其是在硅藻泥早就被证明不仅不会产生有害气体,甚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去除甲醛等有害气体的情况下。

  即便如此,协会也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在资金、医疗方面给予了救助。可是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个恶性事件,就像人在溺水的时候希望能抓住一切对他有利的东西一样。其实消费者想要了解硅藻泥是否符合标准,不需要听信他人说什么,只要向企业或经销商索要检测报告就可以了,上面对甲醛吸附率参数等都有明确标识。一种新材料的推出,肯定会触动一些人的利益,但是大家要科学的来看待而非以讹传讹,这是不科学的。

  《中国经营报》:这么说,大家还是对硅藻泥存在一定的误解?

  朱厚举:虽然针对硅藻泥的维权事件确有发生,但我认为这和硅藻泥本身关系并不大。这主要是因为,一方面硅藻泥本身是“无污染”的或者说难以检测出来,而另一方面是由于大家把矛头搞错了。所有家装行业公认的室内空气最大污染源来自于胶和板材等方面,虽然某一单项有检测标准,但尚未有整体家装出台检测方法,即使每一单项均达标,但集合到一起后污染就不得了了。就像是一家污染企业虽然已经排放达标了,但当把一家一家的企业聚合在一起后仍然很要命。如果把室内空气污染的账算在硅藻泥的头上,这明显是本末倒置。

  《中国经营报》:当前硅藻泥产品市场价格如何?

  朱厚举:产品价格是和行业的成熟有关系的,发展初期时只有少数企业做,生产工艺等不成熟价格自然高,任何行业都有从不成熟走向成熟的过程。随着技术等各方面成熟后,市场上一款有保障的硅藻泥产品和当下乳胶漆的价格相差不多,甚至还便宜。正常情况下一个90平方米的房子全部用硅藻泥涂装,差不多在一万元左右。

  但是,与乳胶漆或壁纸不同的是,硅藻泥的价格很大程度上是由施工工艺而来的,业内有“三分涂料七分涂装”一说,也就是说涂料本身只占价格的30%,而施工工人占到了70%。因为硅藻泥上墙后的效果更趋向于“艺术品”,其最后的呈现主要依赖于硅藻泥涂装工人,一个好的施工师傅在眼下非常抢手。

  协会炮轰产业乱象

  《中国经营报》:之前协会执行会长童彬原曾公开炮轰行业内存在的乱象,你对此怎么看?

  朱厚举:硅藻泥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目前从全国来看只有湖南和吉林两个地方标准以及工信部的《硅藻泥装饰壁材标准》和住建部的《硅藻泥施工验收标准》两个国家标准,但是都是不完善的,尤其是这四个标准的某些参数都不同而且还会彼此间有打架的情况发生。例如湖南和住建委的标准中明确规定产品中的硅藻土含量,但工信部出台的标准则没有,而且这些标准也都不是强制性标准,只是一个推荐标准。硅藻泥行业的强制性标准需要国家质检总局出台,但目前来看质监部门还处于缺席状态。由于均不具有强制性,所以企业达不到或不遵守这些标准就是当前最大的矛盾点。

  童彬原会长之前所炮轰的标准指的是“硅藻泥jc/t2177-2013行业标准”,这对于行业来说是一个笑话,因为他们这套标准认定只要硅藻泥产品送检显示“可检出”就可以,并未标明硅藻土的最低含量。这就好比检测橙汁,检测标准说只要橙子的含量可检出就是橙汁,难道一瓶白开水滴两滴橙汁就是橙汁?至少应该明确橙子的最低含量是多少才可以。当然,这项标准已经在2015年7月打回工信部重新修订了。

  另外,由于标准高低不一就会给消费者在现实维权上造成很大困扰,一旦发生法律纠纷,企业当然会选择有利于自己的标准来解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终对消费者、企业和行业都会造成危害。

  《中国经营报》: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顽疾”吗?

  朱厚举:还有就是夸大宣传。虽然硅藻泥确实能够起到空气净化的作用,但这并不表示它可以“包治百病”。这就像是保健品和药品的关系一样,一些保健品虽然可以起到降血压、降血脂等辅助作用,但它并不能取代药品,而在现实中一些企业或经营商为了经济效益对此就进行夸大宣传。无论是消费者还是企业都应该清醒认识到,硅藻泥毕竟只是一个装涂材料,拿硅藻泥来和空气净化器比较是不行的,更不能说只要用了硅藻泥就能把你屋子里的有毒气体彻底净化干净。

  另外,与夸大宣传互相伴随的就是价格虚高。这当中虽然不排除企业间存在研发配方、工艺人工等差距造成的成本问题,但价格差距太大自然是不太合理的。在前几年,有的企业为此把硅藻泥产品炒到了一千多元一个平方米,还给硅藻泥贴上了奢侈品的标签。当然,现在企业也开始回归理性了。一方面是因为技术等各方面都成熟而控制了成本,另一方面消费者也不像过去那么好糊弄了,大家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认知。尤其是现在随着新《广告法》出台后,效果立竿见影。作为协会,我们要维护的是行业整体利益,一旦一家企业误导了消费者,消费者不仅会对某家企业的产品不信任,而且对整个行业都会造成负面影响。

  此外,这个行业也存在“多龙治水”的问题,硅藻泥从生产到上墙涂装涉及工信部、工商总局、住建部等多部门,这虽然有好的一面,但也有坏的一面。多方负责的后果可能是多方不负责,尤其是在质监部门缺席的状态下,对消费者来说不知道该以谁说的为准。

  呼吁家装行业尽快立法

  《中国经营报》:既然已经知道存在这么多行业乱象,该如何解决?

  朱厚举:作为协会来说,责任是当仁不让的。首先是对于会员企业进行约束,督促大家遵守契约精神;其次要积极的引导和呼吁、普及相关知识;再次是要联合其他部门和机构共同来发挥作用。

  协会在对企业的引导和把控方面,主要是依靠相关的扶持资金、项目等方面,对市场表现良好的企业我们要加大扶持力度,包括一些国家级项目的推荐、政府间的采购名录、建筑工程入围、银行投融资等多方面,帮扶的过程就是把控。现在协会已经建立了黑名单制度,一经发现会员企业存在违法情况,不仅不护短,还要主动曝光,对于正在参与的政府等项目上立刻停止合作并以协会的名义进行制裁,加大企业的违法成本。即使协会做不到的,也要联系其他部门、机构来共同完成,今年这方面的力度会越来越强。

  《中国经营报》:听上去像是“老中医”在调理“疾病”,有没有立竿见影的方法和建议?

  朱厚举:协会一直在呼吁家装行业尽快进行立法,要让家装污染与“谋财害命”画等号。最好的例子就是新《广告法》的出台立刻就对虚假宣传见效了。我觉得现在对此进行立法的时机已经成熟,因为家装污染导致的危害已经刻不容缓了,前段时间深圳“毒跑道”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之所以现在法律仍旧没有出台原因是尚未引起立法部门的足够重视。从根本上来说,这不仅是对硅藻泥一个行业,对整个家装行业都是有利的。

  国外对于家装污染方面做的非常好,尤其是日本对此的处罚力度非常高,一旦消费者所购买的材料和企业宣传不符,违背了契约精神,企业不仅是退钱的问题,甚至要对责任人处以三个月以上的监禁。

  另外,希望政府要加强对企业和行业的引导和扶持。虽然市场很大,但是企业却普遍很小,希望对此能进行一些贷款或减税方面的优惠和扶持,让企业的成本进一步降低,只有这样企业才能更好地把资金用到研发上,从而提升产品质量,行业也能尽快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