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综合 > 新闻3 > 正文

红包大战:用户越来越淡定 商家却越来越亢奋

来源:北京晨报 时间:2016-02-15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咻一咻、刷一刷、摇一摇、拍一拍,在频繁的切换和焦急的等待中,我们心甘情愿地陪伴着BAT参加了红包大战。而在大把的时间和块八毛的结果面前,用户越来越淡定,商家却越来越亢奋了。

  阿里

  拿下春晚独家红包合作的支付宝成功地依靠红包建设了社交关系。春晚期间,支付宝红包扔出了8亿红包,创下了3245亿次互动,共208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参与福卡互动。

  腾讯

  除夕到初五,微信红包收发次数达321亿次,5.16亿人通过红包与亲朋好友分享节日欢乐,比羊年春节增长10倍。除夕当天,手机QQ红包收发总量达到42亿个,接近去年的7倍。

  百度

  截至猴年大年初一中午12时,百度钱包开福袋次数达112亿,共发放出价值42亿的福袋。“开福袋”活动语音互动累计达3.2亿次,在除夕夜23点56分,570多万声“过年好”一起迎接钟声。

  都是赢家

  这其实是BAT的一场集体胜利。表面看,错失春晚的腾讯错过了再一次创造历史数据的机会,也给了支付宝用春节前后半个月的时间,拿下多年未曾建设成功的社交关系的机会。但晚会之外,微信红包已经从腾讯公司内部的“小乐子”产品成为用户自发使用的拜年神器,这从除夕下午微信的短暂卡壳便可以看出来,没有春晚,微信红包依然往来频繁。

  BAT当然明白,依靠一个春节和一台晚会去比较谁赢了谁输并没有意义,数据的对象从来都不是用户,而是投资人和广告主。因此,微信红包给出的数据口径是春节期间的总收发次数;而支付宝给出的是春晚期间的互动次数,因为广告主和支付宝内部更关心,砸下的巨资带来了多少次品牌曝光。首次参战的百度数据如出一辙,开出的福袋几乎全是百度系的优惠券,用户领取福袋中的优惠券使用最多的去向也是糯米电影票。

  网络支付时代全面到来

  这个春节让更多的用户意识到,免费午餐越来越不容易得到了。支付宝“咻一咻”集福卡的最终数据被用户诟病。少数人获得271元的“巨款”和多数人获得“几块钱”,哪种情况用户更开心?这更说明这个游戏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让大家开心,而是赤露露的商业属性。少数人有可能因为“巨款”而留存,多数人的“怨声”也是红包话题在春节后的延续。

  红包的目的还是支付。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周子衡表示,亿万民众参与网络红包大战,恰恰使个人学会了、弄懂了、实践了网络个人资金账户间资金往来的便利性、有效性。经过此轮网络红包大战,个人网络资金账户体系有能力替代个人商业银行账户体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标志着个人网络金融时代的正式开启。

  ■特写

  支付宝的头脑风暴:

  红包仗打胜了,

  沉淀下来的关系链该如何用?

  大年初六,当很多上班族堵在返回都市的路上时,蚂蚁金服已召开了一场全公司的头脑风暴——红包仗打胜了,沉淀下来的关系链该如何用?蚂蚁金服的员工陈小盒(化名)脑洞大开地列了很多想法,一个新世界似乎在向他招手。

  时针往回捯8天。在家家户户吃团圆饭看晚会的除夕夜,杭州黄龙时代广场却灯火通明,在这个蚂蚁金服总部的14楼,非核心技术成员严禁入内。这是一场“大仗”——作为春晚独家互动平台,要有万无一失的保障。2.688亿拿下春晚,只是和微信决斗的开始。

  “除夕晚上8点前后,微信出现瘫痪,收发信息都卡得厉害,红包更是发不出去。我们不是幸灾乐祸,而是超级紧张和害怕。”作为外围保障人员,陈小盒感觉就像是在打一场生死攸关的大仗,“尽管支付宝此前已经做了5套不同的方案,预防出现瘫痪、漏洞、卡壳等意外。”

  晚上8点36分,第一轮支付宝咻一咻开始,5分钟内互动次数达到677亿次,而去年春晚整场的总互动次数也不过110亿次。一切顺利。

  零点钟声敲响,离最后一场胜仗的结束却仍然差18分钟——还有福卡现金红包的发放。“只有18分钟,分给每个人的钱却不能差一分一毫。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算。”陈小盒说道。

  有多少人拿到了敬业卡,分到了多少钱?在一片吐槽声中,支付宝宣布有79万用户集齐了五福,平分了2.15亿的大奖,每人得到271.66元。

  这绝对是一场不赔本的买卖。五福的玩法除了给支付宝带来了渴望已久的社交关系,还赚了钱。除夕夜,支付宝“咻一咻”互动平台的总参与次数达到了惊人的3245亿次,是去年春晚互动次数的29.5倍。而北京晨报记者从蚂蚁金服获悉,尽管支付宝为春晚花了2.688亿元,但是后期招商金额远超这一数字,即便是加上福卡的2.15亿现金,支付宝此红包一役依然实现了盈利。北京晨报记者 孙雨

  ■专家说

  从红包大战看移动支付未来


  春晚红包大战中,支付宝红包、微信红包无疑成为了主角。红包大战背后,对于互联网巨头们来说,深层次上争夺的其实是对移动支付市场的入口。移动支付是互联网时代平台运作最基础的能力,商业生态模式都将建立在支付的基础上才能够实现。

  腾讯的数据显示,除夕当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为80亿次,共有4.2亿人参与,摇一摇参与人数1.8亿人。支付宝官方数据显示,在春晚进行当中,支付宝“咻一咻”互动平台总参与次数达到3245亿次,是去年春晚红包互动次数的29.5倍,在21点09分,用户的参与热情达到了顶峰,“咻一咻”峰值达到210亿次/分钟。

  找到别人没有的、或想不到的商业模式并实现它,便是创新。支付宝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公众的使用过程中,都充满着支付工具属性,但是9.0后的版本则悄悄地添加了社交,如聊天、生活圈等社交功能,此变化也彰显了,支付宝钱包自身战略意图的明确:着力从支付工具向社交支付平台的转变,走进一个良性的互联网金融生态圈。因为,这才是支付的明天。

  借助着春晚红包发放契机,支付宝加快布局移动+社交的功能交叉,考虑不惜代价,使用红包作为载体,这是因为红包的发放,绝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分配的问题,更多的是社交关系的互动。简单来说,没有一个人能够依靠抢红包发财致富,但是通过红包的发放,将激活社交群体的交往动力,强化与弱关系朋友的互动联系。

  所以从红包的本质来说,更为重要的是其社交属性,而非其交易属性,这也决定了没有社交沉淀的红包发放,可能并不能带来真正的社交沉淀。而基于真实朋友圈的私信活跃,才能使得关系与支付的关系更加黏合。

  无论是支付宝钱包,手机QQ以及其他移动支付都将会是基础,连接更多的支付场景,这是移动支付真正要去关注的引爆点,通过过年发红包的行为,让用户绑定支付宝钱包,这只是连接用户支付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