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综合 > 新闻3 > 正文

老人触网遭遇三大拦路虎 学不会没人教怕被骗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时间:2016-08-19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郑州东站,刚刚从高铁下来的人群迅速汇聚成人流,堵在地下一层地铁换乘入口处。10多个地铁售票机前,每个都排起了几十人的长队。人们手持零钱,缓慢地向前移动,其中不乏银发老人。而在另一侧,微信地铁售票机前,年轻人拿着手机用支付二维码一扫描,就立刻取到地铁车票。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这么快捷买到车票,老人一脸茫然。

  相似的场景还出现在700多公里外的北京。国债发售日,凌晨开始排队的老人发现,有的网点柜台只卖出一笔就没有额度了,原因是很多人早已通过网银抢先购买了国债。

  随着“互联网+”概念的推广,越来越多移动互联网应用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网上理财、网上购物、手机打车……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便捷。但对于广大老年人来说,“互联网+”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概念。个别老人能够使用微信聊天已经算是新潮,而对于注册网银、使用U盾、连接WIFI、绑定银行卡等更多更复杂的网络操作,绝大部分银发族还是难以接受或是无从下手。

  “银发族”遭遇互联网尴尬

  “你网购吗?”这个看似普通得有些令人跌眼镜的问题,其实一点都不简单。“互联网+”深深扎根于餐饮、旅行、住宿、电影等生活服务类行业,一部智能手机就能代劳所有事情。乘坐火车出行时,许多人往往是先通过手机APP订票,然后在车站自助机前取票或者直接凭身份证上车。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许多老人只会在车站的售票窗口排队购票,付出着时间和体力的成本。

  在互联网应用迅速发展的中国,“银发族”因难以及时掌握日新月异的新技术,正遭遇着一些“不便利”的尴尬。

  近日,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10亿,手机网民规模达6.56亿。人们通过手机社交、看新闻、网购、理财、打车、订外卖、旅游……互联网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仅以手机支付为例,我国网民手机线上支付的使用比例高达64.7%。也就是说,有4.24亿网民已经可以不带钱包和信用卡就出门了。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粘屏”数据中,年轻人无疑作出了最大“贡献”。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我国网民仍以10至39岁群体为主,占整体的74.7%。

  就在老人成为网络世界的边缘群体同时,现实社会中,老年人口却占据越来越大的比例。目前,中国人口老龄化进入快速发展期。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

  互联网惠不及老者。“尽管适度上网对老人有很多好处,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很多网络产品都忽视了老人的使用需求,让他们产生一种被抛弃、被边缘的不适感。”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曾对媒体说。

  李大爷今年65岁,在儿子的帮助下,他注册了微信账号,平常与家人语音聊天。在身边只会打电话的老人们眼中,李大爷算是时尚“触网族”。最近,从河南到北京照看孙子的李大爷傻了眼:去买菜买水果,店里竖一块牌子,微信或支付宝支付打八折;超市里卖大米下载App关注店家,就有半价优惠。

  “别人动动手指就能办好的事情,我们往往要花更多的钱去办,还要花费很长时间去排队、等待,最后还不一定能办好。”看得见的实惠,却摸不着,这让李大爷很苦恼。

  “现在,不会上网连打车都打不到。”从浙江来北京看望女儿的王奶奶说,原本在马路上打车,招手就有车停下,明明看着是“空车”,却已经被别人“下单”了。

  去大排档吃碗面,没有美团多花2元钱;到酒店吃大餐,别人用支付宝享受八八折,自己却要付全款;给孙子买一套品牌服装,专卖店打七折,网上买又便宜了50多元;就连平时到银行交纳水电气费用、到医院看病挂号等,都比别人慢一拍。在“互联网+”时代,老人往往被“网”遗忘。

  学不会、没人教、怕被骗

  老人触网遭遇三大“拦路虎”


  去年,武汉大学互联网全龄化实践队发布了《中老年人使用互联网情况调查报告》,数据显示,约33.3%的老人常在上网时遇到困难,偶尔遇到困难的占51.7%,两者相加超过八成。

  年轻人动动手指就可享受的服务,缘何在“银发群体”遇阻?

  “互联网应用本来是带来各种便利的,但由于老年人知识储备陈旧等原因,难以及时跟上时代脚步。”安徽大学社会学教授王云飞说,大部分老人都遭遇过网络信息难以获取的尴尬、网络娱乐无法参与的尴尬以及网络服务无法使用的尴尬。

  62岁的郑州市民李先生对此深有体会,儿子前不久给他买了部新手机,但是除了打电话、发短信以及勉强会用微信,别的功能都不知道怎么用。

  “微信也只会用语音,我知道手机能装打车软件,叫车很方便,但我从来没用过,也不知道怎么用。”对于李先生来说,智能手机只不过是一部与家人联络的电话而已。

  “现在挂号看病、订火车票都在网上,不会用电脑,这些都做不了,还是只能用笨办法来解决问题。”65岁的宋大爷承认,有时候越来越觉得自己“跟不上趟”了。

  此外,没人教也是阻碍老年人触网的一大难题。

  当前,让老人能跟上时代脚步的主要方式还是子女亲朋的帮助。曾经,一组教爸妈使用微信的手绘漫画在中国社交网站上走红,感动一众国人。许多人开始反思这种尴尬现实下老年人的触网需求遇阻问题。

  “我们通过市场调查发现老年人远离网上购物的主要原因不是不会,而是没人教,他们是被忽视的群体。”唯创集团创始人王振说。

  很多老年人也想学习使用电脑、手机上网,学习使用各种方便生活的新软件,但现实是老年人缺乏畅通的渠道学习新技术。家住长沙荷园小区的刘大爷告诉记者,他很想学着使用这些新技术,多次向儿子请教,但毕竟反应慢,儿子教了他几下没学会,就显得很不耐烦,他自己也有被嫌弃的感觉,不想学了。

  还有一个让多数老年人不敢触网的原因是“怕被骗”。记者采访发现,谈及网络购物、网络支付、手机银行等涉及财务功能的互联网应用,几乎所有老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担忧——“怕被骗”。

  每当定期存款到期日,郑州的张阿姨就会早早出门,揣着存折,赶在8点前来到家附近的银行门口排队。“不敢用网银,那个买完看不见摸不着的,心里不踏实。”张阿姨说,自己宁愿花时间排队,也不在网上办理。

  不仅如此,淘宝、滴滴打车等与“钱袋子”挂钩的软件,大部分老年人都害怕使用。

  “互联网扫盲”需多方合力

  “社会应充分考虑老年人的需求,在互联网技术越来越广泛进入人们日常生活的今天,应采取一系列措施,让老年人和年轻人一样,享受互联网给生活带来的方便。”安徽大学社会学教授王云飞说。

  王云飞建议,尤其是一些生活必须的服务机构,如银行、医院、电力等部门,应该在搭车“互联网+”的同时,设立或保留老年人窗口,兼顾老年人需求。

  此外,专家还建议政府、社会组织等形成合力,通过社区街道、图书馆、社会组织等针对老年人开设知识课堂,教老年人如何使用互联网。

  “互联网发展,不能把老人丢下,这不是个人或者家庭层面的问题。”王云飞说。

  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共有老年学校7.63万个;建有180个国家级、500余个省级社区教育实验区、示范区,老年人占参与社区教育总人数的60%以上;有老年类报纸24种,老年类期刊24种。

  专家表示,这些都是老年人获取互联网应用知识与技能的重要资源与途径,充分利用可以大幅满足老年人对融入互联网时代的需求。

  敏锐嗅到“银发消费”带来的互联网商机,一些商家也开始行动起来。唯创集团通过搭建老人乐园、居家养老服务店和网上商城等平台,为老年人提供线上线下服务,使其可以享受理疗按摩、健康咨询、交友旅游、家政服务和上网购物等服务。

  在福建,国网东山县供电公司总经理吴荣辉举例说,老人接受“互联网+”服务比较慢,电力部门为用户提供绑定服务,让老人的家人在外可以随时查询家庭用电信息,帮助老人缴纳电费。

  近年来,虽然有一些互联网企业和运营商推出了专为老年人设计的互联网产品和硬件产品,如一些网络搜索引擎推出鼠标手写功能、北京市民政局与企业合作推出的“小帮手老年手机”等,但是这类产品数量屈指可数。

  王云飞说,考虑到老年人在学习新知识、新事物方面比年轻人慢,应该鼓励企业开发一些适合老年人使用的手机、APP等,方便老年人使用手机享受网上服务。

  “关注老年人不仅要让他们吃好穿暖,也要重视如何让老人享受实用的互联网产品,这有助于他们更好地融入快速发展的时代。”民政部专家委员会委员杜鹏如是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