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主页 > 综合 > 新闻3 > 正文

卫哲:跨界产生的行业,是未来10年爆发性行业

来源:亿欧 时间:2017-06-02 [字体: ] 点这里开始创业
  卫哲,这个冬天出生的人,不是能把0变成1的天才,却能比别人更高效的实现从1到3。

  他目标明确、极富秩序感、追求完美跟效率较劲,并对媒体说“如果人生重来一遍,我还是会选择这样的人生,每一步都不会改变”。

  20年补全战略架构、战略投资、执行能力和灵魂

  卫哲,1993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23岁进入万国证券,成为“中国证券之父”管金生的秘书,3年做到了证券副总经理;29岁成为普华永道史上最年轻的合伙人;年仅30岁就坐上了世界500强企业英国翠丰集团旗下百安居(B&Q)的中国区总裁之位,3年内带领集团的营业收入由不到5亿元人民币增长至50亿元人民币。

  2006年,卫哲出任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兼企业电子商务(B2B)总裁,一年后其所掌管的阿里巴巴B2B于香港上市,后来成为阿里首席执行官。

  当一切看似顺理成章时,2011年一场突来的变故使他带着马云“赠与”的伤疤离开。

  他有机会比别人更清晰地认识自己。上海万国证券的创始人管金生评价他说“小卫不算聪明,但是悟性好”。“悟性是会举一反三,适应能力很强。而聪明是能无中生有,能从0做出1。管总说我没有那个本事,但有本事从1做到3。”卫哲说。

  2005年,卫哲将自己作为中国第一代职业经理人的经历和经验梳理总结,出版《金领》一书。马云评价说:“和卫哲的相识,改变了我对职业经理人的看法。尽管卫哲非常年轻,但是我发现他敢于作出重大决定并承担责任。”

  回顾2011年前的职业生涯,卫哲这样总结:我的成长顺序比较奇怪,先学骨骼,就是战略架构;然后是肌肉,金融行业的经历为我提供了很好的战略投资方面的能力锻炼,零售行业的经历又锻炼了我很强的执行能力。战略如同骨架子,执行力就相当于肌肉,没有骨架子是一堆烂肉,光有战略不懂得执行也是一个瘦骨嶙峋的人。不过最关键的一个人还需要灵魂,而阿里巴巴的梦想就给我带来了灵魂。

  卫哲用20多年的沉淀,补齐了战略架构、投资战略、执行能力、灵魂这四样东西,它们正是他做PE最关注的。

  2011年卫哲开始了新事业,与联合投资人朱大铭共同成立嘉御基金。他做PE以“管理牌”为特色,他们不入不擅长的领域,团队成员皆为熟人,以降低创业风险,第一批被投企业,例如好耶、金夫人、PPS等,也是不熟不投。

  从10年车手到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老司机

  有人认为当初卫哲做私募是无奈之选,其实在进入阿里巴巴之前他就有一个做PE(私募股权投资)的梦想。卫哲表示,在中国做PE是永远有机会的,因为众口难调,PE终究会进入一个细分的市场。

  “嘉御”二字都取自房地产项目,嘉里城是办公地点,而隔窗向北眺望,正是和记黄埔在上海的高档别墅项目“御翠园”,两个名称的首字母组成“嘉御”二字。至于维新力特资本则取自“Vision Knight”(有远见的骑士),他们把一个骑士作为“维新力特资本”的Logo,希望能够发扬骑士精神,去救赎一批企业。嘉御基金是维新力特资本旗下第一个基金。

  卫哲认为募资就等于募资源。嘉御基金成立初就要求单个LP的出资不超过10%以确保资金来源多元化,嘉御母基金比例非常小,A股的上市公司有近10家都是其投资人,一个行业只和一家上市公司合作,共同看项目共同投资项目,增加未来项目的退出渠道。另外嘉御还有一个近40人的企业家俱乐部,是嘉御的投资人,分布在他们所投资的各个行业。

  卫哲认为,成功就是一群优秀的人打败了另一群并不怎么优秀的人。他们不会投一成不变的团队,如果三年前见到他是这样,三年后还是这样,那么这个团队一定有问题,要么不能够引进人,要么引进的人活不下来。也不投一直在变的团队,除了创始人,外部引进的高管一年换一茬也不行。所以一成不变的团队不是好团队,一直在变的团队也不是好团队。

  从打工皇帝到投资人,卫哲是这样理解的:做VC和PE好比是开赛车,VC主要看车手,PE是看车型。卫哲表示,“我以前是做实业的,当了10年CEO,我是车手,自己握着方向盘,而做投资是别人握方向盘。”

  嘉御的定位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不会抢司机方向盘,但是要对掌握方向盘的人做判断,要看车道、车型、车手。但做了10年CEO和2年CFO后,转行做投资,这介于两者之间。“这个位置是前20年工作最好的归宿,正好把前面的精力和经验都用上,没浪费。”卫哲总结说。

  做一个收红包的雷锋,和有价值观的资本家

  在卫哲刚开始打算做基金的时候,马云曾送给他一句话:“卫哲,你应该去用互联网的技术,更重要的是用互联网的精神去武装传统行业,把传统行业积累的管理经验,去改进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企业”。

  嘉御(中国)投资基金由卫哲和朱大銘于2011年共同发起创立,专注于中国大陆地区,专注于互联网,电子商务,可通过电子商务提升的消费零售和可通过IT优化的B2B服务四个行业的投资基金。嘉御管理两期美元基金及一期人民币基金,总资产管理额为10亿美元。

  有数十年CEO经验的卫哲,在选项目时是选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嘉御基金主要投资领域分布在纯互联网类公司、新渠道或新零售、消费品牌和B2B,这四个领域。

  在企业文化方面,卫哲也把阿里巴巴的文化精髓:开放、透明、分享、责任运用于嘉御。在嘉御,投资人可以随时来旁听会议,会议室最后一排座位专门留给了观察员,以求透明。甚至合伙人如何利益分配、每年公司的预算,连秘书都一清二楚。

  从投资项目来看,目前嘉御投资的项目有三类企业特别多:第一,做+轮,比如,安心公寓的投资是A+,Buled是C+轮,微贷是B+轮;第二,分拆特别多,从一个大公司中拆出一个股份来,比如91无线、百度桌面、中农网等;第三,长期盈利,比如Anker,香港上市的江南布衣。

  对于海外项目,卫哲认为:美国看技术、欧洲看品牌、东南亚看市场。去投资美国,主要是把好技术带到中国来。去投欧洲的企业,是把欧洲好的品牌带回来。只有东南亚,中国输出有能力,别的对于美国和欧洲的项目,实际上对于中国来说是输入。

  嘉御基金采用免费的贝恩咨询+贝恩资本模式,把管理咨询和战略咨询放在投资前,再谈投资。他经常开玩笑和同事说,“我们是一个收红包的雷锋,和有价值观的资本家。”

  他在选择被投企业时有两点明确要求:一是被投企业的管理层必须拿钱投资持股,成为企业的主人。二是被投企业的企业家必须有正确的价值观,不能说一套做一套,决不能在职业操守、道德品行上有明显缺陷。

  对于中国企业的很多问题,卫哲认为根源都在价值观。“在中国,很多基金会原谅这样的企业家,明知道他有道德瑕疵,会欺骗、偷油,但车开得真快真好,就投了。后来发现偷这么多油,车也没以前开得好,就开始吵。如果基金老板们说以前不知道,那是尽职调查没做好,如果知道,就别出事了抱怨。”

  历经投资寒冬的创业者更强大

  作为冬天出生的人,卫哲相信妈妈说“冬天的孩子身体好”的话,这个说法同样也影响了他对创投领域的看法。卫哲认为冬天是创业者强身健体的好时候,冬天会让不合格的创业者过不了冬,让合格的创业者走出冬天变得更强大。

  冬天资本不再盲目支持烧钱的公司,烧钱的公司死得快。而对于普遍意义上“烧钱的”企业,卫哲建议:一根蜡烛不能两头点,如果一定要烧钱,那就要看烧的是否有价值。

  对于初创企业而言,成功的关键是活下来,活下来比做平台重要,活下来比做生态圈要重要,活下来的关键是效率,效率的关键是业务的密度,密度做起来,品牌就容易传播。什么时候"all in"?当清楚了这个能够咬出血来,才全部扑进去。

  卫哲认为,互联网最大的作用就是提高效率,没有效率的增长,不是慢性自杀,而是加速自杀。他认为提升企业的效率可以人的效率、组织效率、资产效率、战略效率、创新效率五个方面着手。

  其中,自我驱动是个人效率最好的来源;组织效率的提升需要员工在线、产品在线、客户在线以及管理在线;提高资产效率可以通过按需定制防止产生新的闲置资源,和释放闲置资源着手;战略方面,创业者可以先在小范围里把产品做起来,再扩张,成功的概率才会比较高;而创新方面对于一定规模的企业则更需要。

  未来:跨界产生的行业,才是未来10年爆发性的行业

  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理念泛滥的今天,卫哲认为如果哪个领域出现过热,就意味着危险即将出现。需要看未来哪些会改变?哪些不会变?有很多商业的本质不会变,很多行业不会变。

  未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结合,机会非常好,但不一定能诞生更多新公司。有数据有用户,人工智能才有发力的地方,离开大数据的人工智能是没有意义的。比如,互联网原本与生命医药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大数据+互联网多方面综合相加才能突破,跨界产生的行业,才是未来10年爆发性的行业。

  然而,目前很多技术就没有那么乐观。如VR虚拟现实,它能改变的行业就是娱乐业,而对行业改变的深度并不深,而人工智能,则可改变的很多行业,未来将取代5万美元收入的低端白领人群,大量普通白领的工作会受到来自人工智能的挑战。

  总结

  从职业经理人到一名投资人,对于一个非天才型的人,无论在哪个岗位都能将事情做到从1到3,这不仅仅得益于他职业生涯的历练,也与其做人追求和对幸福生活的看法密切相关。

  他眼中的幸福是“五老三有”——五个老分别是“有个老婆、有个老窝、有些老本,有群老友、当位老师”;三个有,就是“有事做、有人爱、有期待”。

  这里面包含了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卫哲表示,在“五老”里面有40%是物质方面,还有60%是精神方面。而对于“三有”,卫哲则认为三有的人生非常幸福。